新書網 > 震驚!閃婚后嫁給了隱藏大佬 > 第693章 王院士的病
  “當然不會,我又不傻。”

  蘇晚晚語氣幽幽地說:“你是不傻,可你很軸。”

  這老頭要是犯起軸來,真有可能在學校門口站到她來。

  王院士不想跟蘇晚晚糾結這件事情,他看了一眼跟在蘇晚晚身后的男人:“你老公挺疼你。”

  蘇晚晚害羞地低下頭:“還,還行吧。”

  王院士忍不住拆穿蘇晚晚:“你這小丫頭還不好意思,你以為我沒看見新聞報道,沒去參加你們的婚禮嗎?”

  顧君衍的身份和地位能為蘇晚晚做到這個份上,屬實不多見。

  不過看到她過得幸福,他也就放心了。

  蘇晚晚嬌嗔著說:“老師既然看出了我的不好意思,為什么非得刨根問底呢?”

  王院士理直氣壯地說:“單純想看看你害羞的樣子。”

  蘇晚晚:“……”

  這老頭還是跟以前一樣頑皮。

  王院士看著蘇晚晚臉上生動形象的表情,越發地放心了。

  以前的蘇晚晚就像成熟的小老太太一樣,臉上總是不悲不喜,完全沒有她這個年齡該有的活潑好動。

  海大和之前相比沒有太大的變化,只是草木科學專業好像越來越凄涼了。

  蘇晚晚問:“海大今年沒有招生嗎?”

  雖然這個專業比較冷門,但是沖著海大的招牌,每年也有不少學生報考。

  可她一路走來,好像沒有看見什么新面孔。

  王院士扶了扶眼鏡:“沒有。”

  蘇晚晚不解:“為什么?”

  王院士說:“帶完最后一屆學生,我就要退休了。”

  蘇晚晚了然地說:“你也該享享清福了。”

  王院士今年80,是返聘回來的老教授,他這個年齡確實該退休頤養天年了。

  王院士擺擺手:“我工作了一輩子,習慣了忙碌,天天閑在家里跟蹲監獄一樣難受,我不想退休,奈何你師母不同意。”

  最重要的是,他的身體也快堅持不住了。

  蘇晚晚沒有看見王院士蒼濁的眸子里一閃而過的失落。

  “你陪了工作幾十年,也該好好陪陪師母了。”

  “是啊。”

  王院士沒有再聊這個讓人壓抑的話題,他把這段時間的學習筆記拿給蘇晚晚:“我看了你的報道,你在調香方面很有天賦,做出的成績也很出色,還有時間兼顧學業嗎?”

  畢竟這是兩個毫不相關的專業。

  “當然有。”

  雖然這兩個專業毫不相關,但也有一丟丟的關聯,她所需要的香精都是從植物中萃取的。

  王院士點點頭:“你這丫頭很聰明,不管學什么東西,一點就通,如果你當初選擇別的專業,可能會更加出色。”

  王院士說到后面的時候有些惋惜,總覺得耽誤了蘇晚晚。

  蘇晚晚不贊同他的說法,認真地說:“可是別的專業沒有王院士。”

  王院士無奈失笑:“你這丫頭就會調侃我這個老頭子。”

  蘇晚晚前所未有地認真:“不是調侃,我是認真的。”

  王院士是一位德高望重的老者,他沒有因為她的身份冷落排擠她,而是悉心教導,專業的師兄師弟們對她也很好。

  其他專業的銅臭味太重,學生也很市儈,而且有蘇念秋在,她過得不會太舒坦。

  “老師,我很慶幸我父親當初為我報考了這個專業,是您肯定了我的價值。”

  王院士聞言,眼眶有些酸澀,他嗔道:“你這丫頭什么時候變得那么會煽情了?”

  蘇晚晚沒想到自己的一句話會惹得王院士紅了眼眶,她嘿嘿笑著說:“是我的錯,我不說了。”

  王院士哼了一聲,他看了看時間,問道:“你們兩個人中午吃什么?”

  “還不知道呢。”

  “如果不嫌棄的話,就跟我回家吃你師母做的手搟面吧。”

  蘇晚晚眼睛一亮:“可以嗎?不會太辛苦師母嗎?”

  “這有什么不可以的,不過是多做兩個人的飯而已。”

  “那我就不跟您客氣了。”蘇晚晚挽著王院士的手臂:“這段時間在外面旅游,我最想念家常的味道了。”

  王院士沒有騎車,坐了顧君衍的車子一起回家。

  回家的路上,王院士咳嗽了幾聲。

  蘇晚晚關心地看著他:“你怎么開始咳嗽了,是不是生病了?”

  王院士漫不經心地說:“這兩天換季,有點感冒,不是什么大問題。”

  顧君衍卻透過后視鏡多看了王院士幾眼。

  他的臉色遠不如第一次見面時健康,病情沒有他說得那么簡單輕松。

  蘇晚晚看著他身上單薄的外套,喋喋不休地說:“你穿的這么薄,還騎自行車上下班,不感冒才怪,下次穿厚一點,也別再騎自行車了。”

  他這么大年紀,騎自行車很危險。

  王院士振振有詞:“我騎自行車是為了鍛煉身體。”

  蘇晚晚說不過他,也不再嘮叨了。

  他聽不進去,她又不能在海市盯著他,還是會我行我素的。

  小老頭開心就好了。

  王院士的家是學校分配的,這里居住的都是退休老干部。

  他的房子是獨棟的二層樓,前面有一大片院子,種植了很多的蔬菜。

  蘇晚晚不是第一次來,她輕車熟路地鉆進廚房幫忙了。

  王院士拿出象棋,問顧君衍:“會下嗎?”

  “略懂一二。”

  “午飯還得有一會兒,陪我下一局吧。”

  兩個人坐在棋盤桌前,王院士說:“我看得出來,晚晚那丫頭跟你在一起很幸福,希望你能讓她一直幸福下去。”

  顧君衍鄭重地說:“我會的。”

  他漫不經心地把玩著一枚象棋:“王院士不準備接受治療嗎?”

  王院士后背驀地一僵,而后卻笑了。

  顧君衍擁有超強的洞悉力,他能看穿他的病情并不稀奇。

  王院士隨性灑脫地說:“我已經80歲了,無法通過手術治愈,我也不想接受化療,太痛苦了。”

  他隨性了一輩子,如今到人生的最后時刻,他不想躺在病床上,等待醫生宣判他的死亡。

  顧君衍說:“你的病就算不接受化療,到了后期也會痛苦的。”

  癌癥晚期患者到了生命的最后時刻都是被病痛折磨死的。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