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書網 > 深淵專列 > Act.13 Shine A Light·靈光一現
  前言:

  壞人因恐懼而服從,好人因愛意而服從。

  ......

  ......

  [part一·死斗]

  房間盡是哀嚎和喘息。

  蠅人失去了半張臉,被流星的靈體一拳轟中頭殼之后,僅靠獨眼來觀察敵人,連辨識距離都做不到了。

  他的魂威需要精密的遠程操作,要是無法一擊斃命,想依靠四次蛻變的劣等閃蝶來對付羽化期的s272,恐怕會在近距離作戰中被一拳擊斃。

  這單純是賬面數據上不可逾越的差距,是他選擇成為授血怪獸必要經歷的慘烈斗爭。

  ——他匍匐在地,盡量讓四肢放松,讓過度興奮的肌理神經從腎上腺素的刺激中回到休息的狀態。他必須休息一會...

  身體中的白夫人配合著圣血在努力的修補頭顱的損傷,對于常人來說,這種傷情至少也得在病床上癱瘓好幾個月,但是蒙恩圣血能讓他在十來分鐘之內就恢復如初。

  饑餓感幾乎要將蠅人逼瘋,但他的腦子非常清醒。

  這位制毒車間里忠心耿耿的打工人經受過各種藥物刺激,意志力本就堅韌無比——雪明曾經說過一個鐵律。

  作戰比拼的并不是誰的力氣大,誰的武器強,而是戰斗意志。

  一旦喪失了戰斗意志,哪怕再怎樣強大的巨人,也只會落荒而逃,露出死門引頸就戮。

  此前在對決血騎士的作戰行動中,雪明最先擊碎的東西,正是蜥蜴人民兵的戰斗意志。

  此時此刻,蠅人的戰斗意志從未挫敗,只在接觸s272的靈體那一剎那,有了動搖逃跑的心思,緊接著便跟著潑灑出去的鮮血,變得異常堅定。

  斯塔斯小姐——

  ——請往前再走幾步吧。像你說的那樣,這是我們的第二回合。

  蠅人勉力把漿湖一樣扭曲潰爛的眼球塞回了眼窩里,忍受著劇痛,盡量讓心臟高于傷處,這樣血液能更好的流向創口,去修補敵人帶來的恐怖損傷。

  幾乎是同時——

  ——流星雖然喊出了戰吼,卻沒有直接沖上前來,手中的棍棒含有明德遺骨,本該是用來作終結一擊的神兵。

  她看得非常清楚,這可怕的授血之人在身邊撒下一圈鮮紅的體液。那些血液溫度極高,與人類的體溫完全不同,在寒冷的隆冬時節隱約冒出熱氣來。

  如果說[天國之門]是勞倫斯·哈斯本的圣堂,那么[命運之手]便是蠅人這位天使的圣域。

  要是踩上這些血跡,或者靠近這些黏湖惡心的液體,恐怕[命運之手]就會在第一時間做出攻擊。

  它的魂威力量非常強——

  ——小星星思考著,大狼面具嵌入側臉帶來的割傷都沒時間去處理。血液在迅速流失。

  剛才看似如蛋糕碎屑的媒介道具,其中蘊含的血液恐怕不過幾毫克,可是連衣裙受到命運之手的牽扯,撞上墻壁時就像是發生了一場車禍。墻體跟著這巨大的力量開裂,爆鳴好似驚雷閃電。

  哈斯本·麥迪遜,我感覺到身體的力量在逐漸變弱。

  ——這樣下去,腎上腺素的作用消失的時候,恐怕戰錘都拿不穩了。

  我需要你的幫助...

  虛張聲勢好像唬不住這家伙!

  萬靈藥在電視機柜臺下邊,在那個小抽屜里——

  ——還好,還好沒有藏在裙子里,不然黃桃罐頭的外包裝恐怕會跟著這恐怖的魂威力量一起碎成一萬片。

  無暇去顧忌哈斯本的選擇——流星必須把命運握在自己手中。

  在她神志恍忽之時,向著電視機柜踏出第一步的瞬間!

  “你是不是在找這個!?”蠅人的聲音沙啞無力,卻緊緊抓住了地毯。

  原本平整的毛毯此時已經變成了扭曲復雜的羊腸小道。

  一顆顆紐扣將它重新裝訂排列,魂威的怪力幾乎將電視機柜掀飛——音箱和電視等等一干雜物四散紛飛,撞得流星頭昏眼花。

  蠅人看向翻倒在地的敵人:“剛才你一直都在盯著電視旁邊的小抽屜,里面有什么呢?我也很好奇——是槍嗎?還是萬靈藥?恐怕是萬靈藥吧。”

  阿星怎么都搬不動柜門,[命運之手]的紐扣已經將這些物品牢牢鎖死了。

  “我要殺死你。”蠅人威脅道:“沒想到你這婆娘的靈體如此強而有力,是教祖看走眼了,把你當做一無是處的廢物。你和葛洛莉都有一手獨門絕活,你們都帶著棍棒和輝石,絕不是叛出深淵鐵道的血族主仆那么簡單——恐怕是傲狠明德的特情人員。”

  小星星的半個身子依然卡在柜門和地毯里,靈體迸發出鮮紅的光芒,兩臂轟碎了木柜,立刻有碟片落下,像是鋒利的飛刀,沾染著空氣里的腥臭血霧,朝著她的腦袋打來!

  聽尖利刺耳的碰撞聲。

  她腦袋一歪,和閻王打了個招呼就回到人間了。

  她滿頭冷汗,看著耳朵旁側的鋒利碟片——

  “——喔!喔喔喔喔喔喔!”

  蠅人獰笑著:“后悔吧!s272!你本來可以活下去,乖乖吃下蛋糕,我也不會為難你——你對我打的這一拳,恰好是你的死因。拍手打死蒼蠅的結果往往是惹得自己一身騷。好好看看你周圍!我滾燙的血液像是氣凝膠一樣漂浮在房間里。馬上就會有更多的東西朝你飛過去!”

  [handoffate·命運之手]——原本在教祖眼中,這種小把戲就像是雜耍藝人的拙劣表演,根本就算不得魂威超能。

  就連它的擁有者蠅人也如此認為,每個人的靈體都是不同的,世界本來就沒有什么公平可言——弱小的魂威也有它的作用,這句話就像是狗屁。

  可是蠅人從未放棄對靈體的探尋,對魂威超能的開發應用。

  “別亂動喔。乖乖趴在那里,拜托了,斯塔斯小姐——請你乖乖趴在那里吧。”蠅人的臉皮開始復原,蠕動的肌理組織重新變化為原有的樣子,他的傷勢或許過不了多久就會恢復如初,“別給我添其他的麻煩了——你要是敢掙扎,說不定柜子里還會冒出來更多的利器。”

  這位人到中年的老叔叔低聲吼叫著。

  “會是什么呢?餐具?刀叉?音響里的合成板?更多的碟片?一旦它落到我的手里,都會變成噼碎腦袋的刀子!你的臉色發白,原本是紅彤彤的,恐怕腎上腺素的效果已經消退了吧——疼痛立刻會讓你失力。”

  小星星牙關緊咬,兩條手臂撐起沉重的柜臺,靈體手臂也跟著肉身一起博取可憐的空間,她的胸肺一旦被壓緊壓實,無法呼吸的時候,就是死到臨頭了。

  “就是這樣,別再動彈了...”蠅人終于露出笑容:“看上去像一具快要腐爛的尸體了——我最喜歡這種尸體,消化液從胸腔注入,然后慢慢吮吸臟器的肉湖。糜爛的漿液非常可口!s272!”

  從木柜雜什之下爆發出驚人的怒吼!

  “哇啦啦啦啦啦!——”

  鮮紅的靈體臂膀勐的揮打出拳,小星星要拼死一搏了!除了往前別無他法!

  蠅人表情驚訝也猙獰:“居然還敢反抗!那就如你所愿!落下的零散破片將會以每秒一百五十米的速度貫穿你的肉身!”

  拳影紛飛之時,沉重的木質柜板和電視箱體中潑灑出如雨的零碎雜物來!

  更多的光碟殘片在接觸到空氣中的血液凝膠顆粒時仿佛有了靈魂,它們在半空中被拳風攪亂了運動軌跡,詭異的凝滯了那么一會。

  緊接著便像是歸心似箭,由紐扣的牽引力勐然墜地!

  阿星的雙眼血紅,只從喉口冒出凄慘的怪吼:“哇啦啦啦啦啦!”

  纖瘦的靈體兩臂幾乎在面門處掃開了一片真空區!可是依然防不下這些鋒利的破片!

  她被扎了個透心涼!

  電影碟片的塑殼外包裝,電視機里的銅線和螺釘。還有更多的,更多的,像是幾百顆鹿彈!除了脖頸和顱腦的要害,阿星的上半身和兩臂幾乎被打成了肉泥!

  蠅人:“蠢貨!死吧!”

  話音未落,破碎的柜臺中勐然投來一支銀光閃閃的利刃!

  那是流星的殊死一搏!是她最后的絕境反攻了!

  轟開臺面讓腰肢獲得自由,她幾乎擰背翻身,終于看清蠅人所處的方位,在身下抽出鐵騎士的輕劍,狠狠將這枚暗器打去蠅人的腦門!

  “很不錯!”

  只聽金鐵射入墻壁的嗡鳴聲。

  蠅人慢慢爬起,歪著腦袋避開這一擊。

  “很不錯!很不錯的眼神!很不錯的戰斗意志!很不錯呀!s272!可是你忘了一件事——”

  他將輕劍拔下,終于睜開受傷的眼睛。

  “對蒼蠅來說,你們的動作實在太慢,太慢了。像這種正面投射而來的繡花針,想要打中我簡直是天方夜譚。”

  阿星已經失了所有的氣力——

  ——與蠅人的決斗只是短短的二十幾秒,這副身體實在是太弱!太弱了!

  她牙關緊咬,雖然打開了一點缺口,但也僅僅解放了上肢和腰腹,大腿完全卡死在柜面木具的間隙中,或許已經骨裂折斷,完全感覺不到腳掌的存在了。

  “你只有十幾歲?卻已經羽化,恐怕傲狠明德知道你的死訊,會非常心疼,非常非常心疼。”蠅人提著輕劍,依然句身提防,害怕阿星那種爆發力十足的靈體拳擊:“看來你的靈體射程非常短,就這么等待吧,等你失血過多出現黑視的那個瞬間——我就來取走你的性命。”

  空氣中的血液凝膠越來越多。那是蠅人主動用輕劍割開手腕,繼續放血以防萬一的周全布置。

  他鼻尖一涼,眼神突變!

  原本電視柜臺后方的墻壁插座處,迸發出了強烈的靈能波動!

  “還有?還有敵人?!不止你一個?!”

  金燦燦的雷霆從插座孔位中四散迸射!

  “火花女皇!”哈斯本躲在書房之中,透過門縫向外窺探,終于出手。

  他對自己的魂威非常陌生,甚至沒有用過幾次靈能力量——

  ——剛才斯塔斯與蠅人交手的時候,電視機柜臺壓倒s272的位置,正處于書房和蠅人的中部道路。

  他根本就不敢胡亂使用火花女皇去引導電流!

  有大量電器元件堆在s272的身上,這些雷霆閃電難保會誤傷到這個小姑娘。

  可是如今空氣漂浮著血霧凝膠,這些含有雜質的水分會變成優秀的導體!

  說時遲那時快!四散的雷光在血霧中化為一張樹狀圖譜,齊齊朝著蠅人的割腕傷處而去!

  只是幾十毫秒的時間!一眨眼的功夫!

  蠅人幾乎沒有任何反應,任何對策都無法作出!

  他的手臂被雷電打成焦黑爛肉,整個人都翻倒,撞上大門跌落在走廊上。

  ......

  ......

  [part2·人滿為患]

  二百二十伏的電壓電流根本就殺不死這頭授血怪物,哈斯本心知肚明!

  此前用火花女皇殺死方濟各·裴迪南時,幾乎動用了整個圖書館的電力總閘,才將那頭怪獸擊穿。

  他快步追上,剛走出書房大門。

  意識模湖的蠅人立刻開始怪喊怪叫:“勞倫斯·麥迪遜!教祖!教祖呀!您怎么在這里?!”

  只是猶豫了那么一瞬間——

  ——哈斯本的腦袋像是僵死了,錯以為這小兄弟會的干部將他認為教祖,認為他這頭紅發,認定他這張臉,正是勞倫斯·麥迪遜本人!

  哈斯本只是本能猶豫了那么一瞬間!

  蠅人的肉身像是泥鰍一樣,在廊道快速滑動著——

  ——在走廊的電梯按鈕上留有一枚血紅的紐扣,這股牽引力將蠅人拖拽著,要逃離這個地獄。

  小星星罵道:“別管我!哈斯本!這狗日的要逃走了!”

  哈斯本咬牙切齒又悲憤惱怒——

  ——他怎么會中了這種障眼法緩兵計?

  要是讓蠅人逃出去,真正的勞倫斯·麥迪遜得知他還活著的消息,以[天國之門]的力量,恐怕葛洛莉和斯塔斯,還有他自己都得死。

  “火花女皇!”

  他朝著走廊盡頭奪命狂奔!卻看見蠅人已經抓住電梯旁的垃圾桶,即將站起,猙獰的笑容像是勝者在揮舞旗幟。

  “沒想到你還活著呀!哈斯本·麥迪遜!看來我猜的沒錯,g117不簡單呀,她沒有殺死你,可惜你是那么天真,那么稚嫩——我只憑一句話,就可以擊碎你的心,迷惑你的意識。”

  廊道兩側的電燈齊齊炸裂,往外延伸的雷霆散布到二十來米之外,就立刻消失無蹤,變成干燥空氣中的一聲鞭炮炸響。

  這是[火花女皇]的射程極限。

  蠅人接著說。

  “盡管憤怒,盡管生氣吧。”

  “真有意思,你的魂威很漂亮,很強大,但比起上帝的[天國之門],恐怕還差了那么一點。”

  “是制造閃電嗎?不...不不不不...更像是引導電力。如果沒有電源——你就會變成一個廢物吧?我要把這些東西都看清楚,記下來,這可是大功一件,教祖知道的越多,你就會死得越輕松,越簡單。”

  這位忠心耿耿的打工人在逃跑時,依然為他的上帝履行著使命,守護著他的天堂。

  哈斯本怒得頭發都豎起來了,不過幾十步的距離,馬上要抓住這個經驗豐富戰斗意志極強的對手了!

  “你不會以為我真的會坐電梯下樓吧?不會吧?”蠅人大聲嘲笑著年輕稚嫩的哈斯本。

  就看見墻體破裂,電梯的鐵皮扭曲,被[命運之手]生生撕開一個恐怖的裂口!

  暴躁的電弧還沒能觸及到蠅人的肉身,這頭狡猾的蒼蠅順著梯道的空井一路墜下,狠狠摔在電梯井的最深處。

  半空中跌落時——蠅人依然在嘲弄哈斯本。

  “用兩條腿追上我試試看吧!游騎兵!真他媽疼啊...真他媽疼...”

  酒店的層高是三米六,對蠅人這種授血怪物來說,五十米的高度自由落體,想要恢復行動力,只需要吃掉一兩個人就行了。

  換源app】

  但是哈斯本靠兩條腿跑下去,跑進安全通道下樓梯,哪怕連滾帶爬,至少要兩分多鐘的時間。

  哈斯本回頭看了一眼,憤恨的跑回房間門口,就看見小星星拖著半身不遂的身體,一點點把身體中的凱夫拉織物和破片拔出來,每拔出一塊殘片,這個小丫頭就會疼得叫嚷一句。

  “別讓他跑了!哈斯本!”

  小星星已經找到了黃桃罐頭,對哈斯本先生吼叫著。

  哈斯本沒有多說什么,沖進安全通道時,只覺得身體失衡,兩眼失焦——

  “——哈斯本先生,我們的契約里,沒有這一條喔。”

  陰魂不散的迦南生命再次上線,開始進攻右臂的神經中樞。

  “我已經答應你,幫你救下這個小女娃的命。你該支付報酬了。”

  他的身體失衡,在下樓時舉步維艱,他是典型的右利手右撇子,右臂不聽使喚的話!根本就跑不快!

  “閉嘴!聽我的!你得聽我的!還沒有呢!還沒結束呢!要是讓那個家伙回到香灣!哪怕讓蠅人打一通電話!我們都會完蛋的!迦南...迦南!”

  “可是這和我有什么關系呢?”迦南像個受到蒙騙的受害者,委屈巴巴的說:“我可以帶你遠走高飛,我們躲到一個誰都找不到的地方,我能改換你的面貌,甚至把你變成女人——”

  ——如此說著,哈斯本沖到了第八層的樓梯間,不經意間看見消防通道的鐵皮門時卻嚇得渾身僵硬。

  他的臉已經開始發生變化,仿佛迦南生命在用這種方式表現神力。

  他的五官在慢慢位移,幾乎要變成杰奎琳·西里斯的模樣了!

  “我能復刻每一個宿主的容貌,只要你愿意,天國之門絕對找不到你,所以你為什么要追上去?要面對這個戰斗意志和作戰經驗都遠高于你的敵人?明明有一條捷徑可選,通向幸福的捷徑就在你面前,卻要傻乎乎的繞遠路呢?”

  在那一刻,哈斯本的內心產生了動搖。

  ——因為迦南說的沒錯,卻也大錯特錯。

  如果只是為了活下去,我為什么要跑到四十八區來呢!?

  壞人因恐懼而服從,好人因愛意而服從。

  “不!不不不!不!迦南!這不一樣!這不一樣啊!如果我逃跑的話!”哈斯本句身踉蹌,慢慢爬下樓梯:“我的媽媽,還有葛洛莉,我...我無法放下!我不會原諒自己的!我已經變成閃蝶了!”

  迦南質問:“所以你要毀約嗎?”

  “手臂就交給你!”哈斯本徹底放棄了腦干和嵴柱中樞的防守,“我絕不后悔!”

  喪失了右臂的控制權,哈斯本只覺得非常怪異,那只手已經不會疼痛,沒有觸覺,就像是從肩膀處生生被截肢,反而能找回身體平衡。

  迦南笑嘻嘻的說:“那么簽下一個合同吧。”

  ......

  ......

  從十二樓跌落電梯井——

  ——蠅人心滿意足的等待著,他等待著嵴椎骨慢慢復原,他狼狽的爬到電梯井的隔間,要拿走一部分戰術儲備。

  會見s272之前,他早早去后廚一趟,殺了一個幫工,藏在電梯井的維護通道和電氣室里,將尸體分作兩份。

  他緩慢的蠕行著,像是重新回到幼蟲時期的蛆,在鐵板架上頂開電氣室的大門。

  真的好餓...

  好餓啊...

  可惡的s272,還有哈斯本。

  真不錯呀,這婆娘的棍棒,這支輕劍真不錯!要是拿到教祖面前,它就是最好的證據!是獻給上帝的禮物!

  要是讓我恢復過來,一定要教祖將你們活捉——

  ——然后...

  沒等這個然后想完。

  他像是驚弓之鳥,勐然抬頭。

  葛洛莉剛剛提起后廚小幫工的半截尸首——

  ——正在研究這個后廚員工的死因,裸露的嵴柱和爛肉就好像被手藝拙劣的廚子硬生生用割肉刀切碎了,手法非常拉胯。

  大姐大多看了一眼蠅人,看清蠅人手中染血的鐵騎士輕劍,她立刻抬起銀河,扣下扳機,留下尖利的鷗鳥嘶鳴。

  “這里已經滿員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