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書網 > 深淵專列 > 第七章 我不知道
  衡陰是什么地方?

  相信你這一路走來,應該對它有個粗淺的印象,有個模湖的理解。

  它風景靚麗,人杰地靈。

  它人才輩出,民風淳樸。

  用東方小哥譚來稱呼它再不為過,十年前這地界還是軟性毒品的犯罪大都會,人肉生意在癲狂蝶圣教的業績標兵看來都得抱拳承讓。

  如此混沌的罪惡之都,自然會有許多無頭奇桉,衍生的靈災更是多如牛毛。無論是天災還是**,最終都會變成卷宗,經過情報員的先期調查,流落到葉北手里。

  雪明提起卷宗,看著窗外的陰雨天漸漸有放晴的意思,烏云跟著散去。

  “大哥,還有什么要吩咐的嗎?”

  葉北一直在庫房忙里忙外,收拾裝備——

  ——他抓起一套既濟靈衣,丟給雪明。

  “穿上,然后去找老陳領裝備,他會告訴你怎么做。”說完這些,北子哥拍了拍雪明的肩,抓著貓主子往外跑,“我先走了!你忙你的,我忙我的。有事兒給我打電話,回頭我會和你結工錢。大恩不言謝了!英雄!”

  雪明沒有多問,給妹妹和小七發短信報平安,茶都沒放涼,就立刻趕去紙扎鋪。

  大學城的美食節出奇的熱鬧,雖然是暑假,因為各地疫情封控,學生們返鄉成問題,有很多小伙伴都不回去了。

  雪明把雨傘留在紙扎鋪的大門旁,剛踏進鋪面的大門,就聽見屋內傳出頻頻異動。

  “站住!”陳富貴這假洋鬼子從堂屋的柜臺立刻站起,表情慌張,“別別別別別進來!”

  踏進門檻的半條腿又收了回去,雪明是滿臉疑惑,摸不著頭腦,堂屋一個個柜面箱體上的神仙菩薩像是受了某種強大的引力牽扯,齊齊朝著他[看]過來了。

  等到陳老板給滿屋的神仙都蓋上黑布,這才把江雪明引進來。

  陳富貴:“你這小子怎么和葉北一個德行?”

  江雪明不理解,或許和梼杌有關,和傲狠明德的精神元質有關。

  他的魂威里摻雜了boss的意志,要說陳老板這一屋子的對靈特攻道具都靈驗,都管用的話,那確確實實就應該是這么個光景。

  畢竟梼杌是兇獸——

  ——葉北大哥是窮奇的倀鬼,那么他走進這間屋子,也會受到這種莫名奇妙的“矚目”吧。

  “我的靈體和梼杌有莫名其妙的關聯。”江雪明解釋道:“不好意思,陳老板,給你添麻煩了。”

  “不麻煩。”陳富貴客客氣氣去里屋倒騰茶湯,與葉北一樣客氣,“你出息了呀,小北讓你過來的?”

  江雪明把背包放下,看見陳富貴摘了眼鏡,一身黑馬褂的扮相,莫名感覺有些親切——這金發碧眼的美國人和普拉克老師長得一模一樣。

  “對,葉北大哥說,要我幫忙處理靈災,我還不知道什么情況。”

  “陽間的靈災和陰間的靈災可大不一樣。”陳富貴一個勁的從柜臺下捯飭,像是記性不太好,過了一會終于掏出來半盒綠豆糕,當做點心擺去小桌上:“那我先問你,你在地下世界,在鐵道系統里,有多少戰斗經驗呀?”….江雪明一下子哽住。

  他不知道從何說起...

  這也太一言難盡了。

  陳富貴看見小江這副難為情的樣子,一時半會也不知道說什么好,皺眉疑惑起來。

  “難道你沒打過架?”

  江雪明:“打過很多架。”

  陳富貴:“殺過災獸嗎?”

  江雪明:“殺過。”

  陳富貴:“殺過多少?不會只有幾個吧?”

  江雪明簡單的心算了一下——

  ——如果把吸血鬼單位算進災獸類目。

  “七百七十一個。”

  陳富貴一口熱茶噴出去,剛好給脫漆的佛像做了個清潔,方便再上漆翻新。

  “七百?”

  江雪明:“七百七十一,如果要把癲狂蝶圣教的爪牙也算成災獸的話,還得加一點點。”

  “你把額頭露出來,我看看。”陳富貴抓起抹布,把佛像上的茶湯都掃干凈了,立刻坐回椅子上盯著雪明,眼神非常色情。

  江雪明脫下帽子,露出光頭。

  “沒疤呀...”陳富貴嘖嘖稱奇:“也不是什么天傷星下凡,你這kpi要是天樞的領導知道了,隔天就得抓去武裝組上崗就業。”

  緊接著富貴盯著那光熘熘的腦袋。

  “大師原來是斗戰勝佛呀?西游記才八十一難,你的戰績夠演個九回了。”

  江雪明努努嘴,還是比較謙虛的:“不不不,沒那么夸張,沒你想的那么夸張,陳先生。”

  “別喊我先生,生分了。”陳富貴笑嘻嘻的說。

  江雪明:“那喊什么好?”

  陳富貴:“我想你也知道我的身份,我是你北子哥的黃金搭檔,是蝙蝠俠的老阿福,是他的軍火庫。”

  江雪明:“您也是槍匠?”

  陳富貴:“什么槍匠?”

  江雪明:“沒事了...”

  陳富貴搖頭晃腦得意的說:“喊我陳哥就行,帶你那妹妹一塊喊。別老是叔叔叔叔的,怪嚇人的,指不定那天我脫發了全是你們喊禿的。”

  江雪明還琢磨著靈災卷宗的事情,心里著急。

  要是有災獸,不應該是立刻處理嗎?可是陳先生完全不著急的樣子。

  “陳哥,我...”

  “別急,別急啊。”陳富貴按住雪明的肩膀:“一般咱們都是晚上出動。你急也沒用。”

  江雪明又坐了回去:“哦...”

  富貴抬手看表,與雪明解釋道:“在凌晨一點之后呢,最好是亥時,哪怕沒有靈視的普通人,也能看見一些特殊的靈體,封建迷信里說這個叫[鬼]——現在我們把它喊作靈體和靈災。你提前去,人家看天氣不好艷陽高照,也不樂意見你。”

  江雪明感到驚訝:“是這樣?”

  陳富貴給雪明續茶:“所以呢,時間還早,陪我嘮會嗑吧。”

  一大一小兩個伙伴就這么坐下了,兩條靠椅朝著門外,陳富貴點起一支煙,與雪明說起從前。

  “上回和你一起來的那個姑娘,你們好了嗎?”….“好了嗎?是...什么意思?”

  “就是在一起沒有?”

  “在一起...具體是什么說法?”

  江雪明不理解,富貴大哥和普拉克老師不一樣,除了長相以外,這假洋鬼子就像是皇城根下土生土長的老百京人,聊起天來非常費勁。

  “哎喲!”陳富貴滿臉嫌棄:“就是你愛她,她愛你,你們有沒有蜜雪冰城甜蜜蜜呀?這么簡單的事兒你這小子都不理解嗎?不然我真要問你們有沒有親嘴有沒有睡覺嗎?嗨!~”

  江雪明倒是認認真真的回答:“沒有睡覺,但是經常親嘴。”

  “那我什么時候給你準備份子錢?”陳富貴笑瞇瞇的問。

  江雪明略加思索:“明年吧,暫時還沒婚禮的計劃呢。”

  “也就是二零二六年,挺好的。”陳富貴感嘆道。

  “陳哥,這個年份有什么說法嗎?”

  “沒有,不要封建迷信呀。”

  “那為什么挺好呢?”

  “不為什么呀?我就覺著你倆般配。郎才女貌,一個正直善良,一個作奸犯科,絕配。”

  江雪明突然覺得這天有點沒法聊,又想起車站優秀的匹配機制,好像確實是這么回事。

  “陳哥,我在地下世界,遇見一個和你長得一模一樣的人。”

  話音未落,富貴立刻抬手。

  江雪明跟著會意:“這事兒不能問嗎?”

  陳哥收起那副嘻嘻哈哈的強調,突然變得非常嚴肅。

  “他是不是叫伍德·普拉克?”

  江雪明也跟著緊張起來:“是的。”

  陳富貴:“他是不是,脖子上有閃蝶的紋身?”

  江雪明:“是的。”

  陳富貴:“他是不是,經常用這種表情,看起來比我要帥很多?”

  江雪明:“是的。”

  陳富貴:“我現在是不是很帥?”

  江雪明:“是的...”

  陳富貴:“那為什么他結婚了,我卻沒有?”

  江雪明略加思索:“有沒有一種可能,陳哥,你把這種蕭然冷肅的氣質保持下去,立刻就會有膚白貌美的女大學生進來找你要。”

  “那不行!”富貴恢復正常,咧嘴笑著:“哪兒行呀!得把爺累死!繃不住的!完全繃不住——”

  從側巷的老長沙臭豆腐的小攤處,進來兩個姑娘,都是怯生生的樣子,她們是半工半讀的學生,看見雪明就往門里走,多問了一句。

  “——小哥哥,可以要你的號不?哥哥哥哥,你和老板是熟人嗎?以前怎么沒見過你呀?”

  富貴厲聲怒吼:“出去!起開!離開我的領土!不要臉的顏狗!”

  撇開這點事情,雪明接著問起其他事。

  從尼福爾海姆回來,他心里有好多好多疑問,有好多好多事情等待解答。

  車站的機密分級制度一直都很嚴格,不像[天樞]那樣親切,不該他知道的,傲狠明德絕不會吐露一個字,或許[天樞]的陳哥能給他答桉,就從普拉克老師和陳哥的相貌開始聊起吧。….“陳哥,你和普拉克老師到底是什么關系?”

  富貴立刻反問:“你喊他作老師?”

  江雪明:“是的,他幫了我很多很多。也教會我很多東西。”

  陳富貴看著江雪明滿滿當當的背包,突然就揭開背包拉鏈,面上是六瓶巧克力牛奶,內里還有其他東西,大抵是一個小冷柜,放著狂犬疫苗和萬靈藥。

  富貴像是來了好勝心,一副神氣活現的樣子。

  “那你也得叫我老師。”

  江雪明:“好。”

  富貴雙手互抱,說起正事。

  “你知道香巴拉這個地方嗎?”

  “聽維克托老師提過——”江雪明想起這個事情,在尼福爾海姆的旅途中,天國階梯的參謀曾經去過這個地方:“——是一個非常非常大,非常非常深的巨型空腔,乎能當另一個小地球看。那里有太陽,有日升日落,有大海和陸地,有另一個世界。”

  “我不是地表人。”陳富貴坦言:“這么說你相信嗎?”

  江雪明想著,也有很多出生在地底世界的人們。

  “相信。”

  陳富貴接著說:“我來自香巴拉,你相信嗎?”

  江雪明:“嗯。相信。”

  陳富貴繼續說:“我來自香巴拉西南偏南的大陸,那是一連串的散碎島嶼,旁邊挨著一個大國,叫做亞米特蘭。”

  江雪明一開始還沒覺得哪里不對,但是這個話題是越扯越遠了。

  富貴打開了話匣子,和雪明說了很多很多。

  “我擁有魂威,魂威的名字叫[芳心縱火犯]——它能改變我的肉身,就像是x戰警里的變形女,我可以年老,也可以年少,我可以變成女人,也可以變成男人,一開始我的名字叫奧羅茲·左羅。”

  江雪明:“等一等...等一等。”

  信息量有點大——

  ——陳富貴言簡意賅,最終低下頭,像是長輩與晚輩胡吹海塞湖弄小孩的笑著。

  “現在還相信嗎?”

  江雪明呼出一口氣,平定心情,又仔細想了想。

  “相信。”

  于是富貴接著說:“香巴拉有它的生態環境和地理地貌,有它的文化傳統,但是要落后地表世界幾百年,如果你現在去這個地方旅游,它應該還處于工業革命初期。”

  這位算命先生比著雙手,變作照相的手勢。

  “我就是在那里和伍德·普拉克相識。那個時候我還沒有變成他的模樣。我是亞米特蘭的密探,要執行特情任務,要搞亂另一個國家的政局,用我高超的易容技術,去刺殺高官,刺殺列農王國的大臣。伍德·普拉克的故鄉在那里,他來自列農,他粉碎了我的意志,并且把我變成了他——變成了他的影子戰士,從此我們各奔東西,在那個小世界里搞風搞雨。”

  這些故事讓江雪明感到陌生——

  ——因為這段歷史不存在于地球,是一個完全獨立于人類文明之外的“佛列格游記”,是地底人的國家文明。….陳哥接著說。

  “他后來失蹤了,我找不到他,就開始旅行,開始往更遠處走,從香巴拉的東都港出發,乘船去大夏,那是一個很像很像古中國的地方。還有很多煉氣士,我在那里呆了一百四十多年,說起這個事,你認識羅平安嗎?”

  江雪明立刻說:“是我侍者的老師,老師的老師。”

  “啊。”陳富貴點頭稱道:“對,他還沒死啊?”

  江雪明想起來了,在黑石的陣營里有這么個人:“沒有,鶴發童顏神氣凌然,在收獲季的儀式上,我見過這位vip。”

  陳富貴:“我改了個名字,陳富貴就是這么來的,我幫他做生意掙錢,他負責求道——我使他富貴,給他提供財法地侶,他保我平安,護我肉身精神健全,我們各取所需。”

  江雪明:“真神奇...”

  陳富貴接著說。

  “大概是一百四十多年前,我和平安師兄發現香巴拉其實是地下深處的空腔洞穴,我漫長的人生就像是突然醒覺,結束了這場夢,跟著蜿蜒的洞窟往外走,找到了亞歐大陸橋的礦道,是傲狠明德雇傭工人修筑的,我和平安師兄一起離開了香巴拉。”

  “到達地面之后,我和平安都病了很久很久,很難適應地表的太陽光,很難適應地表的病毒,但是伍德·普拉克找到我,說我們的使命還沒結束。我才知道,這小子早就跑到外面去了。”

  直到此時——

  ——陳富貴從兜里掏出來一本書,交到雪明手里。

  “接下來就不能說了,你知道我是哲學家基金會的人?是嗎?”

  雪明去詳看書名,叫《揭棺起駕》,厚實的書頁絕對能防彈,那是很長很長的故事了。

  他把書籍收好,就與陳哥繼續問起這件事。

  “接下來的事情我就不能問了,對嗎?”

  “是的。”陳富貴點點頭:“我在哲學家基金會里的名字叫亞當斯·維哈,除此之外的事情,就不能再說下去了。包括巨人、如尼文字,還有你在尼福爾海姆的海溝中看見的東西,那些事物我暫時都不能告訴你。你真要追根究底來問我——”

  “——我只能說,我不知道。”

  江雪明略加思索——

  “——葉北大哥知道你的事情嗎?”

  陳富貴一拍手。

  “嗨!他就是個傻白甜!~不然怎么和我成了黃金搭檔呢?”

  ......

  ......

  這么一頓嗑嘮下來,江雪明大概理解了[天樞]在凡俗世界的定位,還有富貴老師和普拉克老師的關系。

  只是還有一個事兒不清不楚的。

  “陳老師,你的魂威讓你不會老去,那普拉克老師是靠什么活下來的?”

  “你見過他的魂威嗎?”富貴立刻問:“那是一頭透出羊騷味的化圣野獸,神話傳說中的巴弗滅/巴風特。”

  江雪明:“我聽普拉克老師說過,就是女巫安息日里的山羊魔鬼。”

  “伍德·普拉克更像是被魔鬼附身了。”富貴解釋道:“照西方神秘學中的說法,他和巴風特簽了一張契約,在合同期內,巴風特會賜他神力,保他不死——和你說個題外話,這家伙在星期六,也就是安息日這一天,哪怕丟進絞肉機里也死不掉,有個大魔鬼罩著他。”

  江雪明非常好奇:“普拉克老師簽了什么合同?”

  “也許和傲狠明德一樣。”富貴神色悵然:“這些妖怪神仙,都在用自己的方式適應現代社會,巴弗滅/巴風特的本意是[吸收知識],它要借助普拉克的肉身,去觀察人類社會,觀察人類文明,說不定再過幾百年,人家就借殼上市賽博飛升變成更高等級的機械生命了呢?誰知道呢?”

  “普拉克老師確實博學多才,好像什么都懂一點。”江雪明喝完最后一杯茶,眼看天要黑下來了,于是提起靈災要務:“陳老師,葉北大哥要我來拿裝備,是天樞的武裝嗎?”

  富貴哥哥聞言,立刻把紙扎鋪的門簾拉上。

  緊接著他拉動門前的拉線開關,兩側的貨柜立刻翻轉。從神佛百象變作長槍短炮。

  這回輪到江雪明合不攏嘴了。

  陳富貴笑瞇瞇的說。

  “你是不是從來沒打過這么富裕的仗?在陽間靈災多發于鬧市,人口密度極大,災害性極強,組織不會在這方面省錢的。” .

  狐夫提醒您:看完記得收藏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