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書網 > 深淵專列 > 第十二章 [Black Tar·黑焦油]
  雪明:“打妖怪?我們的城市里也有災獸要處理?”

  葉北帶上攜行包裹,沒有穿戴MOLLE或任何現代武器裝備,連手電這種照明設備都沒有,他一邊往外走,一邊按動車鑰匙。

  “你要是好奇,盡管跟過來親眼看看。”

  從門廊旁的車庫中駛出一輛無人駕駛的電動摩托。

  它通體呈赤紅色,車漆光潔如新,像是主人從來都沒騎過,在車尾燈的位置標注著型號[赤兔·MG-0073],油箱蓋上中英雙語注明了生產商[天同·武曲]。

  在儀表盤的鑰匙孔位,特地為葉北干員留了一處鐳射雕刻的貓咪LOGO。

  葉北沒有上車,只是把車鑰匙丟給雪明。

  “地下世界災獸橫行,那是因為此類生物沒有站在地面上直面人類的勇氣——敢留在地表與我們直接對抗的災獸,要么是食古不化的舊時代天災,要么是人類活動召來的新時代新禍患。”

  雪明不理解——

  ——如果真如葉北大哥所言,看似平靜的地表世界,恐怕隱藏著數之不盡的災獸,這些災獸需要大量元質,其中又以人肉為增長靈慧的頂級食材。

  它們已經適應了現代社會的生活節奏,能很好的隱藏自己。

  雪明一言不發,強忍著倦意接住車鑰匙。

  “葉北大哥,你要我騎摩托車?那你呢?”

  葉北敲了個響指,貓主子應聲躍上肩頭。

  “我不需要交通工具,你看好我的身影,跟住我就行。”

  說罷,就看見這非人倀鬼披著靈衣,像是被狂風帶起的布條,幾個縱躍已經跳出去有數十米遠。

  雪明擰動摩托車油門,引擎的轟鳴聲帶起強勁的推力,險些將他從車上甩下去,這頭桀驁難馴的烈馬似乎根本就不是為人類設計的——

  ——它的排量和馬力大的匪夷所思,缸體的共振非常夸張。

  輪胎在一瞬間達到熱熔工作狀態,就像是野獸的趾爪緊緊貼住了瀝青地,攪起飛沙走石,打碎了葉北宅邸的窗戶。

  雪明幾乎要被這股巨力帶飛,他用靈體手臂強行抱住油箱,穩住身形,就看見前方在學區樓房低矮建筑中不斷起落的身影。

  用高來高去的武俠輕功來形容那個縱躍疾馳的身影恐怕有些不太妥當。

  葉北大哥似乎只是憑借著肌肉力量和身體平衡,來實現每一次十數米的跳躍,在落地時并不會翻滾卸力,而是直接在樓房的防水漆面鏟出一條黑漆漆的痕跡,像一顆乒乓球在樓宇間反射彈跳。

  就在此時,雪明終于得到了喘息的機會,掏出手機接到葉北大哥的電話。

  “跟得上嗎?”

  “勉強能跟上,大哥...我們要去哪里?”

  “到了再說,別分心。如果你感覺很疲勞,在你右手邊的置物格里有壺茶,喝了就精神了。”

  雪明順手摸過去,拿到一個大鐵壺,用靈體拿住摩托車的方向把,緊接著揭蓋痛飲。

  茶湯像是一股帶著芬芳的清泉,淌過四肢百骸將所有疲勞都洗凈,連混沌不清的苦悶記憶都消散無形。

  “這是...”

  葉北立刻答:“是我的魂威。”

  雪明終于想起來,這種特殊的茶湯似乎在廣陵散小籠包的湯底中出現過,在VIP特約茶室也能喝到,是一種恢復精神修補靈體的神藥,幾乎能讓人告別睡眠。

  駛出大學城,來到平陽縣與衡陰市區的交通主干道。

  凌晨四點的街道靜悄悄的,只有摩托引擎的轟鳴與樓宇間不時響起的剮蹭清音。

  在玉明江的隧道前,葉北找不到合適的落腳點,于接引道路從一處煉鋼冷卻塔跳回地面,緊接著雪明就看見非常驚悚的一幕——

  ——儀表盤上的時速顯示有七十公里每小時。

  葉北大哥抱著壞貓咪,用兩條腿一路往前狂奔,輕輕松松追上了摩托車。

  進入隧道時,雪明只覺眼前一亮,仔細去看葉北大哥的奔跑動態。

  他的步幅極大,每一步都像是在跨欄跳遠,腳底的陶瓷纖維鞋墊與道路擦出了火花,似乎也是為倀鬼之身量身定做的鞋襪長褲。

  他奔跑時呼吸深遠悠長,每一口氣都像是海洋中的鯨魚在吸水進食,劇烈運動時胸肺產生的高溫讓他的嘴巴吐出來一道白花花的氣箭。

  只是壞貓咪的樣子比較狼狽。

  每小時七十公里的風速讓它吐出舌頭,嘴巴長大,瞇著眼睛一個勁的叫罵。

  “你他媽能不能給我裝個擋風玻璃——咕嚕嚕嚕嚕嚕...”

  “別廢話了,我要加速了!”葉北說著就把貓主子往領口塞,塞到結實的胸膛前作為護心鏡,他的頭發被狂風起,解放雙臂之后,像是一頭炸毛猛虎,

  眼看這倀鬼往前沖刺的速度越來越快,兩腿都要跑出殘影,雪明瞪大了雙眼和見了鬼似的,為了跟上葉北大哥的奔跑速度,儀表盤的數值已經來到了一百二十公里每小時。

  他依稀能感受到頭盔的導流孔在風壓的干擾下發出陣陣嘯叫,身下的摩托引擎轉速來到了六千五左右,像是打開了某種奇怪的開關,它的引擎似乎是按照舊時代的渦輪增壓發動機來設計的——排氣孔跟著涌出火花和炸響。

  一人一車沖出隧道時,就來到衡陰市的北郊工業園區。

  在華南卷煙廠的保安亭處,就看見一道米黃色的流星掠過哨卡。

  安保大叔還沒反應過來,檢查口的橫桿已經飛到了廠房的房頂上。等警報響起,安保連忙回到監控攝像頭處,就望見一輛摩托車沖進了生產區,還有一個人?

  具體來說,是正在奔跑的人——跟著摩托車沖向廢水處理車間。

  這下給安保大叔整不會了。

  他手機上還在玩刺激戰場,開著車往P城區,從車上爬下來一個隊友,也在說怪話。

  “嘿!兄弟!買掛嗎?”

  只有道路中一條黑漆漆的輪胎印,一串黑漆漆的鞋印,在訴說著無聲的,燥到冒煙的故事。

  ......

  ......

  華南卷煙廠有四個主要生產區,其中最重要的是廢水處理區塊,這里由四百三十個大小不一的設備,將煙葉、濾嘴、包裝海綿與各類生產中出現的化合毒副產物變成無害的,可以掩埋或燃燒的泥餅——廢水則是達到安全標準后進入城市的自來水循環系統中。

  葉北要打的妖怪,就藏身于此。

  車間廠房規模巨大,光是煙氣吸收塔就有六座,跨越了兩公里的廠區道路,一萬三千多平米的范圍。

  雪明急切的問:“葉北大哥!就是這里嗎?到底發生什么事了?我們要對付什么東西?”

  葉北從衣服里掏出一沓資料,用牛皮紙袋緊緊包住,在高速移動時隨手一拋,丟到雪明懷里。

  “要不你現在補補課?”

  雪明:“恐怕沒那個時間了!”

  葉北解釋道:“其實事情很簡單,我們單位里有專業的情報人員,他們會根據各地出現的異常現象做前期調查,判斷靈災的嚴重性,調派不同級別的干員去處理靈災。而我——”

  目標地點已經到了。

  就在B304廠區,廢水處理間。

  成排的壓濾機依然在工作,工廠的人員穿戴藍衣黃帽,約有四十多個人齊刷刷的回過頭,盯住了葉北與雪明這兩位不速之客。

  他們或多或少臉上都帶著點臟漬油膩,壓濾機的電擊齒輪和鏈條發出吱吱呀呀的動靜,就看見帶著黑色油液的廢水落進導流口,順著管道送去反應池。

  “——我是專業的怪物殺手。”葉北終于把這句話講完:“所以我要我的情報員,每次給我準備一些簡單易懂的任務批注就行了。比如去哪里,殺幾只。”

  雪明打開牛皮紙袋,一頁頁翻過去,越看越不對勁。

  因為這是一份員工手冊,登記著B304廠區廢水處理間的所有工作人員。

  包括車間主任、工作組長、電氣技工、衛生保潔。

  靈災說明只有簡簡單單的一句話——

  ——這些人已經變成了B304怪獸[Black

  Tar·黑焦油]的從屬物,成了這個恐怖車間制造的怪獸。

  從這些工作人員的反應來看,似乎他們對葉北這個人非常熟。幾乎在第一時間就放下了手里的工作,開始摸向工作臺的錘子和扳手。

  “窮奇惡獸的走狗!”車間主任在二樓鐵板道路前抓緊了扶手,開始尖嘯:“你來這里干什么?我們做的是正經生意!”

  工作組的新晉實習生立刻變得氣焰囂張。

  “從我的廠房滾出去啊!葉北!”

  沒了電機絞鏈的牽引,濾布也變得松松垮垮的,緊接著立刻就有一張黏糊糊的人皮從板縫落到垃圾坑中。

  葉北嬉皮笑臉:“我剛才是不是看見了一塊人肉?這下事情就好辦了。原本我還挺頭疼的,要找個什么理由把你們這群怪物送回陰間。”

  雪明瞪大了雙眼,在那一刻感受到一種非常惡毒的靈壓。

  只聽“噗嗤”一聲。

  由柔軟的木板和堅硬的鋼鐵組成的十數臺工程機器在緩慢的蠕動變形。

  無數的鋼齒與絞鏈將這四十多個員工抓回了怪獸的肉身當中,復雜又混亂的復合體在接觸這些“人”的肉身時,就看見藍色工作服下的人體組織迅速化為一灘黏糊糊的黑色焦油,變成了怪獸的潤滑劑。

  “葉北!——”

  它化為一個幾乎有十四米高,臂展約十八米長的鋼鐵巨猿,頂破了廠房的天花板,朝著腳下的螻蟻怒吼。

  “為什么?為什么要來找我的麻煩!葉北!”

  葉北從口袋中掏出一張告示:“二零二五年,我們市區搞文明城市,不讓抽煙了,要縮減產能,提升煙草的價格,要求全市人民戒煙,上頭讓我來收你狗命。”

  “就因為這個理由?”黑焦油滿臉的不可思議,兩爪掩面,從圓滾滾的絞盤大眼睛里流出黑漆漆的眼淚:“就因為這個?你要來殺死我了?”

  葉北仰起頭,與怪物講道理:“不光是這個,別假惺惺哭唧唧的,你剛才還在吃人肉呢。哪里來的膽子?”

  “我需要人啊!我需要元質來保持理智!”黑焦油換做一副狠厲的臉色,它趴在葉北面前:“我是你們創造出來的怪物!我是你們親手制造的靈災!整個衡陰市有三百多萬煙民,如果沒有我,哪兒有你們新年宴會上的吞云吐霧飄飄欲仙?我吃掉四十多個人,讓他們變成我的從屬物,不眠不休的干活,永遠都留在我身邊,我在造福社會——你怎敢質疑我?!”

  葉北:“放你媽的屁!”

  黑焦油惡狠狠的說:“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你拿什么來和我談正義!為虎作倀的惡鬼!”

  葉北從領口掏出一塊大石,緊接著把壞貓咪也亮出。

  “話不投機!亮血條吧!”

  雪明看得真切——

  ——葉北大哥手里的石頭,與BOSS贈送的紅山石形狀非常相似,只是尺寸大了十數倍。

  它們同樣是十六面多棱切割拋光工藝制造出來的黑紅色不透光的黑石。

  如果BOSS說的沒錯,這種石頭似乎是東方神話中女媧娘娘的補天石,與制造人類所用的泥料一樣,是純度非常高的靈能媒介。

  BOSS要江雪明遇見生死危機時,使用它的紅山石。

  此時此刻——

  ——葉北大哥亮出紅山石與窮奇,應該是要借用窮奇的元質來作戰。

  沒等雪明想明白這些事。

  陰云密布的天空中落下一道驚雷。它先是劈中廠房破碎天頂的沉重鋼梁,順著電氣管線像是不死白蛇,沖出房室落到葉北手中。

  化反池里清澈的消毒液一瞬間變成了刺鼻的水汽,將雪明逼去別處,在煙霧中,就聽見那巨大的怪獸揮舞著趾爪。

  它一掌刨開廠房的鐵皮門,在側墻留下深深的爪痕,緊接著雪明感覺面門一熱,本能的低下頭。

  就看見一道閃著寒光的鋼條打著旋落在他身后的大槐樹上,將樹干切成兩段。

  那一刻雪明幾乎認為自己要死去,黑白無常都準備來勾魂了,最后只能扼腕痛惜。

  巨大的轟鳴聲不絕于耳,水霧散去時,就看見那丑陋猙獰的巨大怪獸已經拆掉了半個廠房,準備往外逃竄。

  說時遲那時快——

  ——就見到一個虛幻的影子,在半空炸出音爆的速與力。

  以雪明的動態視力來看,根本就無法捕捉這些凌亂斑駁的身影。

  它們殘留在空氣中,留下一道道粉紅色的能量殘跡,不過數秒的功夫,整個天與地都安靜下來。

  帶著蒼藍色雷霆的光焰,葉北大哥一下子出現在雪明身側。

  “打完收工。”

  雪明終于看清,葉北大哥借紅山石奪走窮奇元質之后的模樣。

  那人披著粉紅色的虎皮大氅,半個身體都與老虎長在一起,手中握著剛硬筆直的尾鞭作棍棒鐵锏,鋒利的虎毛能當做鋸條使喚。

  葉北費了老大勁,才把壞貓咪從身上扒下來,眼看那干癟的虎皮大氅像是氣球一樣變形膨脹,不一會就變回了長毛貓,還一個勁的抱怨著。

  “我感覺自己尼古丁中毒了,需要吃很多很多大熱狗才能好起來。”

  這句話說完——

  ——黑焦油的身體開始崩裂,這十四米有于的巨大怪獸,像是被強勁的聲波震碎,被細密的鋸刃切成了一百萬塊。

  它好似一座沙雕,葉北只用力跺了一腳,它就變成春風中的一片揚塵。

  雪明的嘴巴依然沒合上——

  ——葉北抬手幫他合上了,因為吸煙有害健康。

  雪明掏出BOSS所贈的紅山石,指著葉北,又指剛才所見的巨大怪獸,如今只剩下一片臟兮兮的油泥印子,最后指了指窮奇,然后指了指自己,一時半會說不出什么話來。

  葉北拿走雪明衣服里的煙盒,那本來是芊芊大姐的香煙,雪明不要她吸煙,就拿走這個當做揍壞人的報酬。

  葉北抬起腿,用鞋底殘留的高溫點燃香煙,與雪明說。

  “你也有這塊石頭,找機會試一試?不過要小心,你不是倀鬼之身,用了恐怕會變成梼杌的倀鬼。”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