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書網 > 深淵專列 > 第十一章 大骨熬湯能提神養胃
  二零二四年十二月二十四日。

  平安夜。

  圣誕節主題的伏爾加汽車停靠在步家大宅門外,傳出滑稽的長號喇叭聲。

  不一會就看見阿星背著雙肩包,手里提著江雪明和兩個錦盒往外猛沖。這一米九的大男孩步幅極大,聲勢驚人,全力奔跑時煙塵滾滾。

  阿星看見伏爾加汽車來了,就和看見花街市場上的云游藝人馬戲團體,眼里充滿了期待和好奇。順手就把明哥當做行李捎帶上。

  “來哩來哩!”阿星敲著車窗,把腋窩里的江雪明用大腿抬起來,抬到車窗邊上,要司機打開車門。

  伏爾加換了一套鮮紅車漆,還給鹵素大燈加了閃閃惹人愛的彩粉睫毛,紅白佩飾一應俱全。

  車窗降下——

  ——露出九五二七那副生無可戀的表情,“您一直都把兄弟當健身器材使喚么?”

  阿星抓著雪明背后棉襖上的提把,像是拎著一個大手提包,他笑嘻嘻的解釋道:“嘿嘿...我平時用的異形啞鈴,最重也就七十五公斤。明哥這幾個月長了不少肉,用來保持訓練狀態剛剛好!”

  江雪明的腦袋剛好湊到車窗旁,看見七哥無精打采的樣子,他把鋼之心戴回無名指,從棉襖里掏出一盒曲奇餅干。

  “給你帶的小零食,我和白露親手做的。”

  “哦!~”小七一下子精神起來,劈手奪下禮物盒,拆包裝的流暢迅速,兩秒鐘不到就把彩紙和絲帶給解開。

  那套動作看得雪明好生羨慕——小七似乎變得更厲害了,四個月之前,在她[小露一手]調酒的時候,雙手也沒有這樣靈巧。

  “好香哦!”小七嗅著曲奇的甜膩奶香,拋進嘴里,越嚼眼睛越亮。

  江雪明依然保持著懸掛在半空的狀態,送完禮物之后,雙臂自然下垂,沒有任何多余的動作了。

  小七看見這一幕滿心好奇,一邊往嘴里送零嘴,一邊問:“雇主,咋回事呀?你怎么變廢人了?”

  “到了冬天,我整個人都提不起干勁...”江雪明有話直說,坦言相告:“這四個月里,身體增重八公斤,新陳代謝和激素水平跟著一起劇變,睡眠的時間越來越長。”

  “哦!你馬上就要完成第二次[蛻變]了!”小七興奮的說道:“你的剛玉輝石回應了你,它要你保持平靜,從蟲卵的狀態變成若蟲,需要很多很多精神能量!”

  “我隱隱約約也能感覺到,身體漸漸能跟上精神的步調,阿星也說,他從我身上感覺不到任何靈感壓力了,就像是所有的精神元質都回到了肉軀中——如果沒有必要,我就盡量減少活動時間,保持安靜。”雪明耷拉著眼皮,一副半醒不醒的樣子。

  “嘿嘿嘿...你這副呆呆的樣子好像挺可愛的!”小七咧嘴笑著,牙縫里冒出不少餅干的碎屑。

  江雪明抿著嘴,像個沒充滿電的洋娃娃:“你喜歡就好。”

  “七哥!咱們走著?!”阿星正想往車上鉆,要把明哥塞進后排座位。

  “等會!我今天特地打扮了一下!你讓你明哥好好看我幾眼!”小七立刻打開車門,從車上跳下來。

  她沒穿過幾回高跟鞋,差點被十二厘米的恨天高給難住,踩上步家大院門前的瀝青地,在路燈下露出姣好健美的身段。

  她套著一身棕黑色麋鹿主題的小裙子,絨毛邊擺下是保暖的光腿神器。頭發編作雙馬尾撇在鎖骨兩側,把鋼之心用黑絲帶纏成頸環,掛在脖子上。

  她臉上帶著點桃色腮紅,看上去非常精神,眼睛里滿是期待的神色。

  她原地繞了個圈,裙擺也跟著撩起來。

  “怎么樣!怎么樣?你的小馴鹿來接你咯!”

  步流星當時提起明哥,和擺弄安檢儀器一樣,把明哥的腦袋當攝像頭,從低身位對著七哥的美腿腰臀到天靈蓋掃了一遍。

  “挺好的。”江雪明面無表情,沒有任何變化。

  小七撇撇嘴,很不爽:“嘁!還以為你會說點別的...”

  “我不會夸人,沒讀過多少書。”雪明直男直言:“但是我覺得對一個姑娘品頭論足很沒禮貌——你問我怎么樣,我只能說,挺好的。”

  小七換了個問法:“你喜歡嗎?”

  雪明反問“你喜歡嗎?”

  小七歪著腦袋,蹲在雪明面前:“不得勁,這雙鞋太別扭了,但是我看小紅書的博主天天夸,說穿上它儀態會變得很好!我就想試試,結果走路都成問題。”

  “你的腳本來就很漂亮。”雪明沒作什么表示,只是根據自己的經驗論款款而談:“之前在家里,我和你一塊做飯的時候,看過你打赤腳走路的樣子,儀態很好。沒必要折騰自己,走得舒服穿得舒心就好。”

  “呀?”小七突然就愣住,一下子臉變得通紅。

  緊接著雪明拉扯阿星的衣服,要駕駛著阿星去伏爾加前排——

  ——他從前排的置物格熟門熟路拿出小七的侍者布鞋。

  雪明問:“你自己來還是我幫你換?”

  “我我我我!我自己來...”小七剛想彎腰,顯瘦的網紅雪紡裙立刻就崩開一粒扣子,拉鏈也跟著開始悲鳴。

  流星憋笑憋得表情扭曲:“噗...”

  在那個瞬間,雪明從假寐的狀態中醒覺,靈感提醒著他,有一種強烈的殺意,也不知道是從何處傳來的.

  他擰眉怒視遠方:“有敵人嗎?”

  “不不不...”小七勉力擠弄出一點笑容,“不是敵人...是賤人。”

  她腸子都悔青了——

  ——自己照著M碼買的裙子,沒想到肩頸腰脊的肌肉,與網紅排骨身材會差那么那么多,彎腰都費勁。

  雪明早就看出七哥的難言之隱了。

  他拿住小七的腳踝,幫小七換鞋。

  一只腳剛換完,就瞥見小七臉上開始燒開水。

  雪明解釋道:“你別誤會...我只是覺得,你穿這雙鞋更好看,十二厘米的高跟鞋實在太難為人了,而且開車也...不安全,我還是比較怕死的。”

  “嗯嗯嗯嗯...”小七只是捂著臉,從指縫里能見到比腮紅還要熱烈的羞澀。

  換好鞋,雪明又說:“你把手拿開。”

  小七點頭照做。

  雪明從棉襖里掏出紙巾,照著往常的習慣,把小七的嘴給擦干凈。

  在這個時候,副駕駛的車窗搖下來——

  ——三三零一作一副圣誕老人的打扮,滿臉慍色。

  她推著眼鏡,整理腦袋上的大紅帽,罵罵咧咧的。

  “你們這對狗男女能不能收斂一點?完全不考慮別人受得了受不了是嗎?嗷嗚!——”

  最后那聲如狼長嘶嚇得阿星連忙鉆進車里,順手把明哥帶到后排去了。

  ......

  ......

  然后——

  ——伏爾加順其自然,順應天理,就像是中了因果律武器一樣。堵在HK最熱鬧最繁華的平安夜大街上。

  在這個檔口,四個人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

  三三零一對阿星作冷漠問候。

  “雇主,你還沒死真是一件大好事,雖然你還在英年早逝的年紀,想必早就有了牡丹花下死的覺悟。希望這趟旅途中你能給我帶來更多的驚嚇和驚喜。”

  阿星聽不懂,只是樂呵呵的答道:“這個妹妹一直都很會說話。”

  九五二七插了句嘴:“步流星先生,你也快要完成第二次蛻變了吧?”

  “哦!可能吧?!”阿星掏出乘客日志,指著上面的新增指南頁:“我現在作息非常奇怪,一覺能睡二十個小時,然后六十個小時保持清醒,緊接著又能睡二十個小時...”

  根據乘客的輝石顏色分類,演化出來的若蟲形態也是不同的。

  照步流星的玫瑰輝石來看,他的精神元質正在不斷進行充電放電的亢奮活動。像是卵中幼蟲舒展肢節,一次次掙扎,一次次試探,最終長出肢體。

  三三零一女士也開心起來,開始怪吼:“嗷嗚!真的嗎?干得好呀!雇主!要是你明年能完成第三次蛻變,我績效達標了,能摸大魚擺大爛!連放四個月的假!”

  流星撓著頭,不太能理解自家侍者的腦回路,只是小聲問七哥。

  “三三零一以前也是這樣嗎?我讀書少,沒見過天天學狼叫的人...”

  “你別在意啊,我是個青金衛士。”三三零一解釋道:“這是職業病。”

  ——所謂青金衛士。

  是地下世界來往于各個車站的巡警。是擁有特殊能力的武裝雇員。

  如果乘客拿到的第一件首飾,以青金石為主題——這種[思慮]、[推理]、[謀劃]、[溯源]的特質能讓這位乘客額外拿到一張青金衛士的執法證件。

  青金衛士的主要職能,就是抓捕獵手制止犯罪,拿著獵手的賞金換錢,算是一種兼職。

  像維克托老師的隨行侍者,也是一位青金衛士。

  為了保護這些車站的片警,也為了警員家人的安全——通常青金們都會有一個特殊的代號,用來掩藏真名實姓。

  維克托老師的隨行侍者代號叫[尋血獵犬]。

  大部分VIP和他們的隨行侍者都會去領這份兼職,故而車站的上層建筑,人們多用代稱,而不是真名。

  維克托算個異類——除了寫書還得給BOSS當翻譯,對這種賞金獵人一樣的兼職完全不感興趣,一直用真名示人。

  青金衛士需要通過一種進階的儀式,來強化自己的追蹤感官,像三三零一說的職業病,就是沒事喜歡學狼叫——能讓她分辨出常人難以察覺的氣味細節。

  至于這種儀式——那就是另一個故事了。

  ......

  ......

  他們從平安夜堵到圣誕節凌晨三點。

  終于回到了九界車站的候王廳,五王議會今天幾乎是爆滿狀態,來辦事過節約會的人們排到了迎賓廳外邊的大馬路。

  想在地下世界搞節日慶典,和家人們開開心心吃大餐買買買,總有花錢的地方。各個貿易中轉站沒有分行,想從HC里拿現金,只能去大車站。

  江雪明一直都是半睡半醒的狀態,這讓九五二七非常擔心。

  剛玉是很奇怪的石頭——

  ——它喜歡安靜又祥和的主人,也會讓主人變得更安靜更佛系,特別是第二次[蛻變]的關鍵時刻,主人會變得像是BOSS一樣,隨時隨地都有可能睡過去。

  所有的精神元質都會回到雪明的體內,慢慢蓄積力量,慢慢撐開卵的外殼,最終完成蛻變。

  小七私底下也問過BOSS——雇主在這種狀態下繼續旅行真的沒問題么?

  BOSS只回了四個字。

  “放心盤他!”

  既然是BOSS的安排,小七也沒什么閑話可以說,只希望雇主能在半夢半醒的狀態下,還能完成搖鈴的動作吧!

  至于那根來路不明的棍棒——

  ——估計會讓雇主頭疼一段時間了。

  ......

  ......

  九五二七讓其他三人排隊,自己跑去車站的寄存處,把那根來路不明的棍棒取了回來。

  關于這根棍棒到底是什么,她曾經請教過貓爬架女士和BOSS。

  BOSS看見這玩意時整只貓都不好了。

  從貓爬架女士的口中得知——

  ——這就是明德的一根骨頭。

  最早最初,在地下世界十二學派商會的元老院里,各有一根[明德的遺骨]。

  用BOSS殘軀制造的棍棒具有非常重要的象征意義,就像是商會學派組織里的龍頭杖。

  誰拿到了這根骨頭,誰就是元老院的話事人領頭羊。

  像紅石為主的工院、農院,第三交通署和第四交通署。

  這些地方大多做的是食品藥品相關的買賣,手藝的傳承也是師徒關系為主,那么棍棒的歸屬,也在學派德高望重的大師手里,這種大師一般早就經過五次六次蛻變。無論精神元質還是傍身手藝都強得離譜。

  換做其他五色系石頭里,以藍色系為主的商法學院或物流公司,能拿到這根棍棒的人,要么家底厚實,要么能力超群,都是赫赫有名的人。

  問題是,這根棍棒BOSS也不稀罕,要它來講,遺骨算是它巨獸之身的趾爪,對付靈災比較好用,是送給驍勇善戰或手藝高明者的禮物。

  送出去的東西,BOSS是不會再要回來的。就和小貓咪怕你餓死,出去給你抓了一只老鼠那樣。

  至于這根棍棒的附加意義,它的象征色彩,都是乘客們強加上去的。

  如果雪明拿到了這根遺骨,代表他與某個元老院有緣。

  為了搞清楚到底是哪家倒霉孩子把元老院里的龍頭杖給弄丟了,七哥又動用了一番人脈,一通好查。

  最后追根溯源——

  ——從黑石水晶大族里找到了這么個學派。

  地下世界一直有個神秘的元老院,它不教人做事,也不傳授什么手藝,不打架,不爭斗,其中的學員或工匠連話都很少,只是默默的旅行——他們的石頭大多是黑白二色,也有極少數純色剛玉與白水晶玻璃飾品。

  這個元老院在地下世界的存在感不能說一星半點,那是完全沒有。

  因為它主要的作用是,要人心平氣和,不害怕不生氣不傷心不喜悅不憤怒等等等等,幾乎就是個情緒垃圾桶,給人做心理輔導的,名字也很普通,就叫[無名氏]。

  小七特地跑去大書庫查了查這個元老院的歷史,還真的查到了挺多怪異的乘客。

  其中一號叫羅平安的客人。

  這家伙寫了一本自傳,說是貞觀年間,因為長得帥被招進宮里當優伶,結果武后見了非常喜歡,但平安先生不肯營業,就被流放到南方打地道干苦力,挖到一個桃花源,逃進去住了一千多年。

  平安先生在桃花源里修仙煉氣修身養性,錯以為輝石就是靈石,用輝石來求長生,結果真的一路練到了六次蛻變,變成VIP,最終挖到鐵路找到車站做了登記。

  直至今天平安先生還覺得,身上精神具現化的靈魂威光是他的身外化身,要再練個幾千年,應該能飛升仙界。

  這就是八十多年前從地下世界冒出來的[無名氏],天天給人談易理天道,和乘客們做心理輔導。

  至于這本自傳是真是假,就不得而知了。

  在靈翁看來,黑色的石頭一般是火山巖黑曜石為主,是吸收能量與知識,沉靜內斂,旺盛好奇心的象征物。

  白水晶與剛玉為主的無色石頭,則是釋放能量和知識,同樣沉靜內斂,保持專注和平常心,內在含義非常玄妙的象征物。

  再往下查,小七作為一位狂暴吃瓜組長,吃瓜吃到了自己家——

  ——她的師父,就擁有黑石元老院的遺骨。也是羅平安道長的記名弟子。

  大書庫的自傳故事從這里,直接一腳跨進了玄幻畫風。

  不過小七也沒見師父拿這玩意說過什么要緊事兒。

  最后小七琢磨著——估計師父是不想當情緒垃圾桶,所以才會那么低調吧。

  ......

  ......

  至于雪明帶來的遺骨——

  ——小七壓根沒當回事。

  它只是一個流傳在地下世界的都市傳說。

  很久以前,大概三四百年前,還有一群奇怪的無名氏要人們心平氣和的生活,盡量活得久一點——像賒刀人,像測字算命的奇怪先生,像尋龍點穴的風水師傅等等等等,跟著時代前進,還有不少私家偵探,心理醫生,精神科大夫。

  后來這個組織,在妖艷浮蕩的地下世界漸漸消失了,恐怕和時代洪流滾滾向前有一點關系。

  畢竟現代社會,哪個不是歇斯底里的在人生舞臺上放浪形骸呢?相比之下[無名氏]在其他元老院的衍生行業中,簡直像是一群吃齋念佛修航船渡苦海的和尚道士。

  這根遺骨不是什么權力或財富的象征,與任何學派元老院,乃至如今地下世界的各行各業都沒有直接關系,交給雪明使用,應該不是什么壞事,畢竟它還擁有BOSS的一部分力量,用來破除迷信對付靈災,是非常強大的道具。

  ......

  ......

  等小七把這些事情說明白以后。

  江雪明從半醒不醒的狀態中立刻彈射起來。

  他琢磨著,沒有哪個游戲上來就送滿級裝備的吧?!

  要用這根棍棒去揍敵人?他尋思自己的角色等級也不夠呀!

  聽著冤種學派[無名氏]的描述,他就覺著這東西不能要,哪怕不是燙手的山芋,光吃山芋也可能會過敏。

  “這東西拿去賣,能把我欠你的錢還上不?”

  “你想找黑白兩色石頭還有剛玉,這三類人在地下世界都很稀少,是真的稀人...只有他們會對這根骨頭感興趣,就算感興趣,也未必出得起這個價,就算出的起...”小七琢磨著:“難保不會有像商學派這種家伙在拍賣過程中暗箱操作,惡意競價從中牟利,這些學算數搞金融的小壞蛋可機靈了,都說普通乘客是吃草干活的打工牛馬,掌握輝石錢幣的人,才是肉食主義者。”

  小七聳肩無謂,繼續說道。

  “雇主啊,像是你,你們這類人都很佛系,沒緣分的虧本買賣絕對不會做,要不我把這根骨頭拿去貿易中轉站試試?反正我閑得慌...說不定運氣好,招呼幾個好姐妹一通炒作,當個新的概念產品,像元宇宙數字藏品一樣,就賣出去了。現在擊鼓傳花的游戲還是管用的,畢竟這個迷信,恐怕再過一萬年都沒法破除——人總有賭性。”

  江雪明又恢復成行李狀態,掛在阿星手上。

  “那還是算了,留著煲湯吧,說不定運氣好,喝完這碗湯,我就像你故事里的那個道長一樣,真的能神功大成。”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