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書網 > 深淵專列 > 第三章 叉燒和魚蛋一起吃肯定很上火
  在五王議會的西座樓頂,跟著險峻的巖窟地勢,有許多配套設施依山而建。

  據九五二七所述——

  ——這些緊靠著巖壁的復合建筑,是九界車站最初的施工腳手架和地基吊頂,整個車站是從上往下建,故而建設的過程,也是從這些配套設施開始。

  頂樓五十一層,其實才是車站的第一層。

  “以前的工程站早就拆了,搬到了地下城的龍華大道。”九五二七帶著雪明一邊走一邊看。

  她指著遠處好似天花棚頂一樣的合成鋼梁,接著說:“有很多很多設施都搬走了,但是VIP特約茶室還留在這里。”

  江雪明四下眺望,能看見月臺雙塔樓,還有掛著BOSS畫像的大鐘樓。

  四處是花圃與廊道,還有一座座草葉組成的小迷宮,和[光輝道路]中的六色魔方一樣,分作六種不同的植被,有人工光源照顧著,這些植物長勢很好。

  “這里很安靜。”雪明踏在寬闊的黑曜石主干道上,跟上七哥。

  小七神氣活現,有幾分賣弄學識的意思:“VIP特約茶室是給貴客休息養神的地方,環境比客房好多了。”

  她指向地勢逐漸走高的坡道梯臺,有一座依山而建的古老堡壘,像是巴洛克風格的奇幻建筑。

  “地下探險隊,就是這樣,一點一點從這座堡壘中挖開一條完整的道路。”

  小七張開雙臂,展示著整個九界車站管轄范圍,包括噴泉廣場的極遠方,還有月亮巷之后的地下城市。

  “一切起點,都在這里。現在這座建筑肯定得作為車站的最高點,它對每一位地下世界的人來說,意義非凡。”

  “那我要不要換身衣服?”江雪明半開玩笑似的:“換一套西裝,小領結配皮鞋,舉著紅酒進去?”

  “哈哈哈...”九五二七揮手:“沒格萊美奧斯卡那么正式!~你放輕松!”

  兩人走過寬廣的大道,江雪明看見這些雄奇巨大的建筑道路時心生好奇。

  “為什么要把路修的那么寬?還有那個黑色的石頭門洞,像是金字塔一樣的巨石臺階——這里的路并排能鋪出二十條車道來,真的有這個必要嗎?”

  “因為...”九五二七故作神秘的指著噴泉廣場的大銅雕:“因為這條路本來是它們修的,你去大書庫里找,能找到《霜火巨人與宏圖偉愿》這本書,上面記載了BOSS與它們的愛恨情仇。”

  “那些雕像...原本是活的?”江雪明驚訝的問,那種單以人力絕無可能完成的工程銅雕,無論看幾次,都會深深震撼他的心。

  “或許是傳說,或許是杜撰。”九五二七也不敢保證,書里說的就是對的:“由于車站是一邊墾荒開土,一邊修繕改造,慢慢的從上往下建成,這本書里寫的,就是霜火巨人和BOSS談合作,一起建車站的事情,整個中期的城市規劃建設,都是巨人們的工作,為什么這條路會修的那么寬敞——因為它原本就是按照巨人的體格來設計的。”

  江雪明難去想象那些封存于遠古時代的瑰奇歷史。只有這些難窺全貌的宏偉建筑留在這一萬七千米的地下深坑中。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親自站在這些建筑上,踩著它夯實的石筑,從石縫中看見深埋于山體的抗震鋼條與防氧化鋁塊——很難想象,這種現實中幾乎無法合理存在的建筑,是怎樣扛住自重,怎么能造的這么高,這么大。

  進入堡壘的前廳,就望見六位侍者坐在廳堂的兩列沙發上。

  ——他們有男有女,相談甚歡。也不像樓底迎賓禮堂門口的那些侍者。

  這些人穿著各異,只有一條紅領帶能當做侍者身份的證明,江雪明還看見,有個姑娘直接將紅領帶當做了發帶綁頭發,態度隨性自然。

  九五二七要雪明別亂說話,這些人非常尊貴,都是VIP的隨行侍者,每當VIP要去未知險地探索,他們必然會跟隨在VIP身邊。

  江雪明又問:“如果是這樣,維克托老師的侍者為什么沒跟在他身邊呢?”

  ......

  ......

  “哈哈哈哈哈~!”有個身材魁梧的男子大聲回應:“因為那家伙是偷偷跑出去的!哎!他是不是特別特小心?特別特別謹慎?和你反復說起——不要把我的行蹤透露給別人?”

  江雪明點點頭:“確實是這樣...”

  “我就是那個卷毛騷貨的隨行侍者。”從沙發站起一位年長的女士,說年長也不過三十歲上下,戴著眼鏡,神情嚴肅淡然,但是嘴里冒出來的詞非常勁爆:“小朋友,你知道那條隔夜叉燒現在掛在哪家肉鋪對嗎?我想起他就上火!”

  江雪明費了老大的勁才理解這通臟話里的意思:“呃...我知道...但是現在我不確定老師在哪里...”

  “那麻煩你把腸道里不方便說的臟東西都清出來,讓我從中挑挑揀揀,整理線索。”女士的情緒平靜,用詞狠毒:“可千萬別害羞,你在公共場所放屁和拉屎沒什么區別,不過是打開心門的一個過程。”

  江雪明感覺很尷尬:“我最后見到老師的時候...是在死偶機關城的列車上。他或許回來了,或許沒回來...”

  “這話里還有點玄機,不過我得謝謝你。”女士捂著額頭翻白眼,一路往外走,回頭捎帶幾句:“你喊維克托作老師,那么你應該是他的第一個學生,再不濟也是第二個或者第三個,我相信這家伙沒那么好的狗運,能一下子收那么多徒弟——初次見面,我多少得給你帶點伴手禮對嗎?但是很可惜,我沒給你準備什么,因為你老師算24K純傻逼,他不打招呼出門以后,我心急火燎到處找,壓根就沒準備合適的禮品,實在失禮,要是惹你生氣了,你可以記在日志上,當做每天一個生氣小妙招。配合你的石頭一起用,如果你和那條叉燒一樣,是紅色的石頭,那再好不過!算是我給你的禮物吧?”

  “冒昧問一句...您算我師娘嗎?”江雪明非常懂事的問候著。

  女士緊接著就不動了,僵住了。

  像是大腦停機,徹底不轉了。

  過了三十來秒。

  這位女士終于瞇著眼,扶眼鏡,稍稍客氣了一點點,“現在小孩子要禮物,嘴都這么甜的?”

  七哥在一邊聽得情緒忽高忽低。

  直到雪明說出那句“師娘”——她終于是安心爽翻了。

  這位神秘的女士終于走出去,走遠了,剛騎上摩托——往身后揮手。

  “不說了,我先找到他,你在家里洗干凈屁股等著接郵件吧!”

  ......

  ......

  等到這位隨行使者的摩托車引擎聲漸行漸遠。

  江雪明只覺得非常神秘——

  ——這就是維克托老師的侍者嗎?

  在這個當口,七哥也沒閑著,往廳堂沙發那頭擠,挨個和VIP的隨行侍者們作問候。

  雪明的聽力很好,他能聽到七哥在說什么——大抵是在問候幾位VIP的近況如何,談論著各位貴賓的家里長短。

  值得留意的是,七哥對其中一位侍者的態度非常特別。

  ——她的稱呼并不是“您”或者“閣下”。

  而是直稱[師父]。

  雪明確定自己沒聽錯,就是[師父],也不是[師傅]——再看那位師父,是個二十五六歲的大姐姐。

  這姐姐面無表情,長得非常“凌厲”——之所以用這個形容詞,是因為那種撲面而來的氣勢。

  她抱著雙臂,身上披著侍者的剪刀尾禮服,也不想好好穿上,里衣是緊身的冰絲速干服,純黑的面料上畫著一頭火鳳凰。

  她有一對英氣十足的丹鳳眼,鼻和嘴生的精致,眉毛如劍。

  發型和七哥一模一樣,方才說紅領帶綁頭發的就是她了——或許九五二七用紅絲帶綁單馬尾的習慣,就是在模仿老師。

  她穿著一條寬松的黑布褲,褲腿也染著鮮紅烈焰,沒有穿鞋,好比武斗道場里的拳師打扮。

  七哥就半蹲在沙發旁,也不敢坐下,和這位姐姐說悄悄話,不一會往雪明這頭瞟,就像是在征求師父的意見。

  雪明聽不見七哥說什么——

  ——從頭到尾,那位VIP的隨行侍者都沒有任何表情變化,也沒有說話。

  七哥講完話,就一路飛奔回來,那種神態就好比——

  ——我們給暗戀的對象發了“我喜歡你”,然后把手機當做手榴彈一樣丟到床上,最終找掩體躲起來的感覺。

  七哥拉著雪明的胳膊往偏廳去,尷尬的笑著:“走了哈!師父!還有各位前輩!你們好好休息哦!”

  侍者們只是點頭,沒說話。

  九五二七帶著雪明往茶室的醫護機構走,走過兩條廊道才開口說。

  “剛才那些哥哥姐姐...都是車站里的大人物。”

  江雪明:“我聽見你喊其中一個叫...師父?”

  小七:“是的...”

  說到此處,小七臉上滿是仰慕的表情,變成了小迷妹。

  江雪明愣了那么一下,也不多問,估計再問下去,迷妹阿七會拉著他再嘮半個多小時。

  小七憋了好久,雇主突然就不說話了。

  她一個勁的擠眉弄眼,還準備好好介紹介紹心里的白月光呢。

  “你問啊!你怎么不問了?你...剛才不是還挺好奇的嗎?”

  “我是來...做檢查的。”江雪明按著七哥的雙肩,要七哥接著帶路:“有什么事情,可以等咱倆約飯的時候再聊。”

  ......

  ......

  等到小七完全離開之后。

  前廳的沙發,幾位侍者突然就開始嘰嘰喳喳私下議論,變得活潑起來了。

  像是在后輩面前還有點架子,有點偶像包袱,現在都放下了。

  “喂!剛才小七和你說什么了?”

  “秘密。”

  “是不是有戲?他倆是不是有戲?”

  “秘密。”

  “剛才尋血獵犬出去,本來還在罵維克托,說他媽生他不如生條叉燒,這個小朋友一開口,尋血獵犬立刻就不生氣了。他好像挺會逗女孩子開心的呀。”

  “以你的智商來看,就基本告別女孩子了,找個會照顧傻兒子的好媽媽比較現實。”

  “你能不能不要罵人...”

  “說得好,我投不死鳥一票。”

  “總而言之,我那個不省心的小徒弟,好像找了個挺靠譜的對象。當老師的真的很欣慰。”

  “要不出去喝一杯?蒲公英呢?你們看見蒲公英了嗎?要不要喊那兩口子一起?”

  “他的雇主受了重傷,讓他們安安靜靜休息一會吧——今天郁金香那個臺子不是說有活動嗎?”

  “誰請?”

  “你請,我上個月剛還完BOSS的血蝴蝶高利貸。”

  “這個月你不能再借出來嗎?”

  “可是欠債...會讓人惴惴不安的...這種感情要是留在調查任務里,我覺得我兇多吉少。”

  “人生苦短!該惴惴不安的是BOSS。要是你欠了它一屁股債,它巴不得天天蹲在你肩膀上,保你平安呢!”

  “咳...有人關心我的小徒弟嗎?”

  “哦對!哦哦哦!你覺得怎么樣?那個男孩子?”

  “他大抵是搖了傳喚鈴,才會送到這里來吧?我不看好——我的雇主從來沒搖過傳喚鈴,他太高冷,在成長的過程中,我是一點忙都幫不上。”

  “你們的靈感是泡在酒里了?感覺不到嗎?這個小朋友沒受傷,三元質的狀態很好——精神、肉體、靈魂毫發無損,我怎么覺得,他只是想侍者陪在身邊,才搖了傳喚鈴。”

  “你這個說法有點小浪漫的呀!如果我有個天天搖鈴的雇主,我想她肯定很粘人!”

  “哎!我也是!我的雇主年輕的時候就沒搖過幾次鈴!那個時候我才完成第三次蛻變,還管不好腦子,一天到晚活也不干了,老是被領班罵,就光琢磨著怎么來一個美女救英雄的橋段,登場的POSE該怎么擺——可惜他現在已經是一塊老臘肉了。”

  “說得你現在能管好腦子一樣...”

  ......

  ......

  所謂三元質。

  ——是霍恩海姆提出的煉金術理論。

  這位學者全名菲利普斯·奧里歐勒斯·德奧弗拉斯特·博姆巴斯茨·馮·霍恩海姆。

  文藝復興時期,煉金術分為三個走向。

  這位醫師、煉金術師、化學家恰好三種都會一點。

  他將煉金術與醫學化學結合起來,成為現代醫學化學的奠基石。

  他提出的三元質概念后來衍生出了硫、汞、鹽三元質的說法。認為人體的疾病與這三元質比例失調有關。

  他將煉金術拉下了神靈的祭臺,將魔術儀式的神秘面紗扯下,破除迷信,醫學和化學變成人人可用的神力。

  至今依然有無數的文藝作品在歌頌煉金術與霍恩海姆。

  其中萬靈藥[不老泉]與哲人石[賢者石]最為典型。

  有傳說講述——四大元素[風、火、土、水]的再發現,和大阿卡納塔羅牌中的[魔術師],都與霍恩海姆有關。

  醫護機構的大門上,就有霍恩海姆的畫像。

  VIP特約茶室的安檢程序非常復雜,從血檢尿檢開始,雪明要經過一系列繁復冗長的體檢,才能確保身體中的三元質沒有任何問題。

  在搖動傳喚鈴之后,乘客需要進行核磁共振的檢測,去偵聽顱內的隱形病變腫瘤——要把頭發剃光,在剛才侍者的閑聊中,或許這就是為什么,有個VIP在年輕的時候死活都不肯搖鈴的原因。

  ......

  ......

  工作人員給雪明剃光了頭發,換上病號服,準備送去隔離間。

  九五二七看見光頭的雪明時,嘴巴微微張開,一副驚訝的表情。

  雪明見到小七這個樣子,心中稍稍有些過意不去的感覺。

  他想啊——七哥應該有點失望,畢竟世界上無論是誰剃光頭,腦袋變成魚蛋的造型,恐怕都會變得很難看吧?

  而且白青青還是個顏控,會聽到夢碎的聲音,不過這也是好事,有這個锃光瓦亮的腦袋在這里,至少倆人能保持一點安全的社交距離,能正常聊天了不是?

  雪明還沒進隔離室走消毒程序,就跑到七哥面前,正準備說幾句客套話——免得七哥回頭就和BOSS說夢碎辭職的事。

  “小七,我...”

  “你別過來!”九五二七抿著嘴,一副好生防備的樣子。

  雪明也沒想到七哥的反應會那么大,有點手足無措的感覺:“我...要做檢查,頭發剃了...我也沒辦法...”

  “離我遠一點...我害怕...”小七不敢去看,“我心亂了...心亂了。”

  雪明聽著有點不太對勁,但是說不出來哪兒不對:“哦...那我先去做檢查了。”

  “嗯...你去吧!”小七捂著臉,又從指縫里偷偷看:“你去吧!~不用管我,不要靠近我,讓我靜一靜!~”

  等江雪明走遠了,能聽見身后,白青青在唱歌。

  “鴛鴦雙棲蝶雙飛~滿園春色惹人醉~”

  “悄悄問圣僧~女兒美不美,女兒美不美~”

  這幽怨又奇怪的歌聲嚇得雪明麻溜躲進了消毒室里。

  隔了一堵門,三十多米遠,他還能聽到七哥在外邊的桀桀怪笑。

  “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他剃了光頭真的好色啊!~嘻嘻嘻嘻!桀桀jiajiajiazhazhazha!”

  雪明坐在消毒室的凳子上,捂著臉,學會了一句粵語。

  “撲街呀...”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