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書網 > 深淵專列 > Vol·13 [Nostalgia·念舊]
  在這座地下深坑永夜之城,沒有自然光照,也沒有像是車站天空的人工星空。

  除了城市的電力燈火,一切都是黑漆漆的。

  三人整理好裝備,該出發了。

  他們搭上了黑色伏爾加,依然是那臺年代久遠卻光潔如新的轎車。

  在這片廣闊寂寥的地下城市外圍,道路兩側的荒野都藏進了黑暗里,那種黑色仿佛會把人的目光給吸進去。

  雪明只覺得自己搭上了一艘狹窄逼仄的潛水艇,往窗外看去只有純粹的黑暗,仿佛來到了萬米之下的深海。

  似乎是為了節省電力,數百米才會亮起一盞路燈,這些路燈好似安康魚的燈形誘餌,讓人隱隱不安。

  在望山跑死馬的那個距離上,極遠處的城市建筑群落,又像是這種丑惡海怪組成的巨大群落,鱗次櫛比的幽藍光源錯落有序——荒野與城市的溫差極大,冷熱空氣的對沖渦流讓這些燈光源頭也變得迷幻起來,像是跟著漆黑的海水一起緩緩蠕動。

  ——那種感覺又來了。

  哪怕穿著靈衣,哪怕躲在這輛“潛水艇”里,江雪明也能感覺到,類似于芳風聚落的砂石灘頭旁,在洋樓上直面那些遠古金蛋的莫名靈壓。

  就像是他的身體隱隱能感覺到,自己正朝著一個偉大又未知的存在靠近,肉身正在不由自主地戰栗與恐慌,這并非是人的意志力能對抗的。

  就像是在直面天災時,任何個體都是如此渺小脆弱。

  雪明要轉移一下注意力,將注意力從窗外的風景移開。

  “娜娜美長官...”

  娜娜美認真開車,舉起拳頭:“潔西卡!”

  江雪明掏出了筆記本:“潔西卡,我有幾個問題...”

  娜娜米不等雪明說完,受不了那種復雜的漢語結構,立刻作答。

  “問問問!”

  “你是怎么來到這里的?潔西卡長官。”

  “不告訴你。”

  “能給我看看你的雇員證件嗎?”

  “不能,女孩子,秘密!”

  “你對BOSS了解多少?”

  “小貓咪!干得好!”

  “我們要去哪里?”

  “B14生活區!B15水塔,水塔不想去也可以。”

  “你在平時執勤時,經常去這些地方嗎?”

  “宿舍在那里,我的宿舍。”

  “你的宿舍也像辦公室一樣邋遢嗎?”

  “辦公室要見客人,會體面,一點點,一點點,Justsoso...”

  步流星聽見雪明哥那頭傳來了凄厲的磨牙聲,嚇得他趕緊抱住了手杖,還以為是車子出故障了。

  緊接著就是沉默——

  ——數十秒的沉默。

  只剩下了引擎的轟鳴聲,這條路很平,連砂石和輪胎摩擦發出的路噪都聽不到。

  江雪明恢復了正常,他接著問。

  “娜娜美長官,在你平時執勤的時候...”

  “潔西卡!”

  “好,潔西卡長官,你在執勤的時候,遇見最危險最緊急的情況是什么?”

  “遇見怪人。”

  “這些人是城市的居民嗎?”

  “是的,本來是好好的,會變奇怪。”

  “有多怪?”

  “拿著刀,砍我,罵我,要我幫忙,寫作業,要我喂小狗,不許我走。”

  “你會怎么處理他們?”

  “Fire!噠噠噠噠噠噠!”

  “呃...”阿星聽到那個“Fire”開火的發音,一時沒反應過來,在娜娜美長官口中,很像是“發呀!”——但是后邊一連串的噠噠噠噠是說明白了。

  娜娜美長官在遭遇這些居民的無理要求時,會直接開火。

  江雪明默默在筆記本上寫。

  [遇見異常人類,可以直接開火。]

  遂問:“長官,你有殺人執照嗎?”

  “不算殺人,不是人。”娜娜美停了那么一下,偏過頭往后座看了一眼,那種眼神像是驚慌失措,心里的小秘密被人發現了,或是在掩蓋什么,是心虛的表現。

  江雪明立刻追問:“不是人那是什么呢?”

  “BOSS說,是[亡命徒]——殺不死的。”娜娜美的聲音也開始變得戰戰兢兢,仿佛回想起執勤巡邏時,所遇見的怪人怪事。

  江雪明在維克托老師那里聽過[亡命徒]這個詞,代指本應該死去很久很久的人,沒想到還活在人世間。

  或許維克托老師反復提及的,半死不活生死交界的東西,就與這些“生物”有關。

  “長官,請告訴我。”江雪明繼續問:“你是怎么對付這些亡命徒的?”

  “殺不死,打稀碎。”

  “他們都稀碎了,那怎么能活呢?”

  “第二天,活了。”

  “打頭有用嗎?”

  “頭也稀碎。”

  “打腿呢?把這些東西的四肢截斷拿走,還能活嗎?”

  “能活,有怪東西跑過來。必須...”

  這么溝通太費勁了——

  ——阿星眼看著明哥的怒氣值飛也似的上漲,連忙操著一口流利的日語接了話。

  “我來翻譯我來我來!”

  江雪明和見了鬼似的,身邊突然冒出這么個純正的日本大佐,屬實有點整不明白。

  步流星笑嘻嘻的說:“Japaness!我略懂一點!~”

  江雪明:“不是,你會日語你不早說?”

  步流星:“你也沒問過我呀...”

  這下好辦多了。

  江雪明從那種抓狂的心情中解脫,心中想著,回了車站得找時間進修一下各國語言,不然這火車下一站要是給他們扔西伯利亞去,還得找幾條當地的雪橇犬當翻譯。

  步流星轉述著雪明哥哥的問話。

  “那種怪人,截斷四肢也能夠復原嗎?”

  聽見故鄉的語言,朝香娜娜美突然精神起來,像是聽見了長輩或長官的命令一樣。

  “是的!四肢拿走之后依然活生生的,會有黑漆漆的血液不斷從里面噗呲噗呲的流出來。”

  步流星接著問:“剛才你說,這些肢體在離開主人之后,會有怪物...你說的是怪物,不是怪人對嗎?”

  “是的!是怪物!曾經我也想把怪人肢解,阻止他們復生,帶走的肢體會被怪物拿回去,怪物是怪人的畜牲,忠心耿耿。”

  “那些怪物是什么樣子的?”

  “有貓狗,有鳥,還有倉鼠。它們互相配合,鉆門縫扒窗戶,和斷肢里應外合,防不勝防。”

  “你可以把碎塊藏在保險箱里。”

  “它們會一次次試密碼,不知疲倦,直到試出來為止。”

  “把碎塊燒掉呢?”

  “灰燼跟著風,回去了。”

  “用熔鑄的鐵塊封起來呢?”

  “沒試過,它們也會試著尋找主人的遺骨,丟進煉鋼爐里吧?物質是不滅的。”

  “這些怪物也能再生嗎?”

  “是的,打得破破爛爛,或者直接拆成碎片,不過幾個小時的功夫就變回原樣了。”

  談到此處,娜娜美長官心有余悸地形容著。

  “有一次,我去執勤巡邏,毫不知情的情況下,我的頭發夾帶了一根手指,回到宿舍就睡下,醒來時發現整張床都是血——有兩條狗在瘋狂的撓門,頭上的金剛鸚鵡把我那撮頭發給啃短,一只壞貓咪抱著手指頭就跑得不見蹤影。我非常害怕,就再也不敢與這些怪人怪物作對,只是拿著槍恐嚇它們。”

  江雪明已經寫了整整兩頁紙,依然在繼續提問。

  “你剛才說,這些怪人會請求你幫忙寫作業?”

  “怪人也有怪人自己的生活,他們好像沒意識到城市有什么變化。”

  “也就是說,可以溝通?”

  “只要不讓他們發現與[死]有關的東西,不讓他們發現自己是[亡命徒],哪怕是聯想到也不行,死亡是他們意識中的禁語,就像是殺、墳墓、衰老這些與死有關的事都不能提——他們會立刻要求你留下來,和他們一樣,陪伴他們繼續生活,否則就攻擊你,試著殺死你。”

  “你被殺死過嗎?你是死人嗎?娜娜美...”雪明說出這句話時,步流星愣了那么一下。

  ——明哥在懷疑這個武裝雇員嗎?

  阿星猶豫了半天,還是沒把這句話翻譯過去。

  但是娜娜美聽得懂,受了極大的委屈似的,用日語叫罵著:“我是活生生的!你在胡說八道什么?!八嘎呀路!”

  “對不起。”江雪明用日語回了這么一句,他只會幾句,在鹵味店用來招待日本客人。

  例如“你好”、“歡迎”和“不收日元”、“POS刷卡”等等,還有這句“對不起”,連“歡迎下次再來”都沒學會。

  “道歉就有用嗎?!給我下跪認錯啊!”娜娜美的反應非常激烈:“我好不容易才從這個地方活著出來!你怎么可以說我死了?你這個混賬!”

  步流星連忙跟著好言相勸。

  等了好久好久,娜娜美長官才恢復平靜。

  阿星很難想象,這么一個小個子女孩,內心有那么強烈的能量。

  或許沒有這種昂揚的情緒,沒有這種對生存的渴望而迸發出來的怒火,恐怕雪明和阿星見到的就是另外一個武裝雇員了。

  江雪明誠誠懇懇道歉,不依不饒發問:“對不起!實在是很對不起!潔西卡長官,我還想知道,[亡命徒]的特征有傳染的可能性嗎?像維塔烙印一樣,它是一種病嗎?”

  “不,它像是一種祝福,又像是詛咒。”娜娜美一腳腳點著剎車,減慢車速。

  迎面來了一輛車,兩車相會時,互相閃了兩次遠光燈,并且減速交匯通過。等待車窗外的另一臺伏爾加跑遠了。

  娜娜美才把話說完。

  “不會傳染,但是在這座城市住久了,很可能也會變成[亡命徒]——可能性微乎其微,最好不要試著在這里久住,我一般都住在辦公室。”

  “我明白了...”江雪明多往外看了一眼,方才會車時,從車窗左側行駛而過的伏爾加沒有關窗。

  他分明看見,另一臺車上的武裝雇員作為司機,臉上滿是焦慮和冷汗,在更遠一點的副駕駛位置上,有一位乘客的染血靈衣。

  至于乘客去哪兒了。

  江雪明沒有看清——

  ——或許是在后座上躺著,一時半會看不見,又或許是留在了這座死偶機關城里,永遠都看不見。

  或許從車門上像是黏膩的暗紅色油漆一樣的血里,能得到答案。

  那是黑紅兩色鮮血凝固成不同分層的血液,血液呈放射狀,是出血量極大,噴射極遠的形狀。

  ——那是一場惡戰。

  娜娜美似乎也看到了那臺車里的慘狀,她擰著眉毛,扮作兇巴巴的樣子,像是要趕走心里的恐懼。

  “啰啰嗦嗦的...問了那么多,你在害怕嗎?”

  “最后兩個問題——”

  江雪明從衣兜里掏出傳喚鈴,用力搖晃,立刻傳出來清脆的鈴聲。

  “——其中之一,我的侍者趕過來最少需要十六個小時,現在就搖鈴,沒問題吧?”

  “你不是已經搖了嗎?!還問我有沒有問題?”娜娜美的表情變得非常精彩:“喂!我正保護著你們兩個呢!章程上寫,乘客受到致命威脅時才能搖鈴,而且搖了鈴,我一大半的工資就沒了!讓你們陷入致命威脅,是我的責任啊!”

  “我確確實實感受到了致命威脅。”江雪明滿臉疑惑,內心琢磨——這個傳喚鈴難道不是這么用的嗎?

  七哥再怎么快,也是乘車過來的。

  在這個偏僻的死偶機關城,進城之后有沒有網絡支持他們打電話求救都是個問題。

  當初拿到這個傳喚鈴的時候,江雪明就是這么想的,要是遇見了比較難搞的東西,他就立刻搖鈴。

  真等到什么怪東西撲到臉上了再搖人?那不是搖人過來收尸么?

  ——難道是我想錯了?

  雪明心里納悶,這個傳喚鈴,莫非是要乘客茍全性命,找個地方躲起來,搖鈴等待救援的意思?

  步流星有樣學樣,掏出傳喚鈴,準備讓娜娜美長官這個月的績效工資雪上加霜。

  娜娜美:“別!”

  江雪明:“別。”

  娜娜美嚇得中文都冒出來了:“對對對!你管管他!”

  “為啥?”步流星滿臉疑惑。

  “三三零一女士在保護我妹妹,她在休假。”江雪明抓著重點說。

  不管怎么樣,傳喚七哥的鈴聲已經響了。那侍者必定要回應乘客的呼喚。

  至少十六個小時之后,七哥這位經驗豐富的小機靈鬼會跑過來幫忙。

  “還有最后一個問題。潔西卡長官。”

  江雪明往前探著身體,來到娜娜米耳畔,輕聲念叨著。

  “為什么你會那么在意...那么那么在意,潔西卡這個名字?”

  “因為!我![Nostalgia·念舊]!”娜娜美一腳油門猛踩下去。

  突如其來的推背感讓江雪明跌回了后排座位上。

  伏爾加開進壩口大橋,兩側橋梁立柱是數十米高的懸崖,懸崖之下就是地下河流與內河水循環系統。

  進入城市的瞬間,雪明感覺整個天地都亮起來了。

  街道上的行人,商販或小工,搬運貨物的板車,正在更換廣告牌的液壓臂四樁吊車還有塔車平臺的工人。

  這一切,這一切,都像是活生生的。

  直到江雪明仰起頭,看見那空蕩蕩的臺架,工人手中已經腐爛成褐色鐵條銹跡斑斑的牌子。

  ——好像除了這些人,所有的東西都已經死去很久很久。

  這一幕非常非常詭異。

  甚至有不少孩子還會向這臺伏爾加笑著揮手,像是見到了遠游歸來的大哥大姐那樣,喊出陌生的語言作問候。

  最終——

  ——三人在B14標號的建筑群下車,看見城市的亭臺野蠻生長的綠化帶,還有更遠方人造山丘上的水塔,那是這片生活區的最高點。

  娜娜美全副武裝,對兩位乘客指著其中一處老舊的樓房。

  “就是這里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