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書網 > 深淵專列 > 第十二章 數學成績一定很驚人
  逼仄狹窄的經濟艙中,三人排排坐。

  窗外的風景飛逝而過。

  對江家的兩兄妹來說,假期結束了。

  四個小時之后,江雪明要回到紅磡,去華庭山景區一趟。

  步流星就住在那里——

  ——要托阿星辦幾件事,和白露有關。

  白露也要回學校接著念書,江雪明記得,那所學校的名字叫圣女中學,位置在香爐峰附近,離阿星的家很近。

  他倚在窗邊細細思考著,自己不可能二十四小時全天都跟在白露身邊。

  如果阿星與他一樣,都受到了犰狳獵手的關注,也在侍者的保護之中,那么扎堆過日子總比單打獨斗要安全得多。

  托阿星辦的第一件事,就是保護白露。

  這個闊哥們家里很有錢,衣食住行也應該很講究,安全方面肯定要比雪明自己去隨便去尋個住處來得靠譜。

  托阿星辦的第二件事,就是兩兄妹捎帶著七哥一塊投宿的事情。

  至于第三件事,雪明摸到口袋里的乘客安檢卡片。

  卡片里有很多很多故事,很多很多秘密。

  他想不通——

  ——為什么他的精神力、求生意志和靈感超出了人類的極限值。

  ——為什么他的作戰技能會評定為S級,那位輕武器專家大衛·伯恩也沒有這么離譜的評級。

  ......

  ......

  他非常懷疑這組數據的真實性,需要托阿星找一些搏擊、射擊、格斗專業的教練正兒八經地做一次體測。

  身體發生的變化讓他感覺非常不安,之前沒有時間去查個水落石出,現在他要好好重新認識認識自己。

  就像是進了廚房,如果連手上的刀是什么尺寸,能劈開什么畜牲都沒個準,恐怕廚師也很難做出好菜。

  不光是肢體的協調性,他能感覺到,自己的邏輯思維和圖形理解的能力也在變強。

  他之前一直隱憂,大腦像是一顆超頻的CPU,雖然功率提升了,難道就沒有半點副作用嗎?哪怕是CPU超頻也會提升功耗和發熱吧?

  可是這幾天里,他依然可以勉強掌控自己的睡眠時間,和以前準點出工的生物鐘一樣,說睡就睡說醒就醒。

  包括水、鹽或糖的攝入,吃的東西也沒有變多。

  除了速讀速記的能力明顯提升以外,他偷偷趁著七哥熟睡的時候,跑到走廊里唱了一首歌。

  當他敲著消防箱當節拍器,打響指拍手好似鼓點,把上個世紀六十年代的俊豪金曲盜版碟片好好回憶起來。

  記憶越來越清晰。

  歌名:《IWillSurvive》

  歌手:GloriaGaynor(葛洛麗亞·蓋羅)

  當雪明唱完第一段副歌之后,他發覺大腦中的語言神經和聲樂能力都比以前強了不少。

  他把這一段錄下來,反復聽了很多遍。

  鏗鏘有力的怒音或爵士樂里俏皮的轉音,消防箱節拍器和響指鼓點的配合非常精準。

  以前他也想過去地鐵站賣唱討錢,但是按照以前那副嗓子,肯定要不到穩定的收入。

  但是現在,他確信自己這副嗓子每天或許能換來幾十塊錢,不能再多了。

  此時此刻,雪明呢喃著,感嘆著:“真TM神秘啊...”

  他不知道這些變化是地底世界的奇遇帶來的,還是萬靈藥發揮了其他副作用,至少在白露身上看不見任何異常。

  ......

  ......

  言歸正傳,綜上所述,這回他準備欠步流星一屁股人情債。

  要么不借債,要么找一個靠譜的人借一筆巨債,之后慢慢還。

  日子人的想法就是這么簡單。

  ......

  ......

  至于步流星是不是真的靠譜——

  ——在那片灰蒙蒙的大海砂石灘,在屋面夫人的洋樓外。

  當無面夫人挑弄指頭,拿著乘客日志和手機向兩人發起[決斗邀請]時。

  步流星這個大男孩,和江雪明反復問起白露的病情,問明白換來萬靈藥的必要條件。

  兩人錯以為要在這座洋樓前做告別。

  阿星也毫不猶豫,朝著那座恐怖離奇的建筑奔跑,闖進生死未卜的路。

  還有初次見面時——

  ——阿星為雪明這個陌生人嘴里講出來的故事痛哭流涕。

  這一切,已經能說明很多事了。

  ......

  ......

  雪明是個打工討生活的日子人。

  流星是個出門看海景的樂子人。

  阿星與自己說過。

  雪明在此刻默默記下。

  “像是兩條平行的鐵軌,我們本可能一生都不會有所交集。從不同的車站出發,去不同的終點。”

  “毫無疑問,就在那個隧道入口,我救了你一命。”

  “我與你說的每一句話,你都牢牢記在心里了。我們終于在這趟列車上交匯。”

  “你要與我同生死共患難,在報答這份恩情之前,你都不會離開我。”

  “謝謝你...”

  江雪明微笑著,合上了筆記本。

  打開手機,能從相冊里發現奇奇怪怪的照片。

  是步流星的一張自拍照。趁著雪明先生睡下以后,在補給站的二樓通鋪,阿星對著鏡頭作了自拍。

  照片里,阿星比著剪刀手向鏡頭,笑出滿口閃閃發光的白牙——

  ——背景里的雪明還在夢鄉里。

  這張照片里的阿星好像會說話。

  說著“鏘鏘鏘鏘!請看!這是我剛認識的好朋友!”

  這張照片跟著拷貝的數據一起傳過來了。

  ......

  ......

  七哥眼中閃過一絲凌厲。

  她瞥向身側的雪明先生。

  “你剛才...是不是在看其他男人?”

  雪明:“不是...我...”

  七哥立刻拉著雪明的胳膊:“你看看我呀!你看看我呀!~難道說...我不夠靠譜?不夠帥氣嗎?”

  雪明:“你別發病...”

  七哥嘟著嘴,眼里都是戲:“你看看我呀!~你看看我呀!~”

  ......

  ......

  離故鄉越來越遠。

  離紅磡越來越近。

  雪明細想,關于靈災靈體和凡俗世界靈感超群的人們,還有很多知識盲區。

  陳先生不愿意多說,那就問問七哥吧。

  他再次掏出筆記本,對身側的七哥輕聲細語。

  “七哥,你見到陳先生時,有沒有什么異樣的感覺?他的那些菩薩神像,還有紙錢什么的...你了解這些嗎?”

  七哥搖搖頭:“不清楚,不過人家也說得挺明白了——那就是個赤腳醫生。我們車站有另外一套對付靈災的辦法,而且啊...”

  七哥細細琢磨著,摸著下巴在腦袋里翻找回憶:“車站里的靈災,和凡俗世界里的靈災也不一樣,不能一概而論。沒準人家的法子到了地下就不管用了。”

  雪明又問:“你怎么看這個人?”

  七哥兩眼一亮:“大師是個妙人啊!每一句話都充滿了哲理,你就該多聽聽這種人精的話。咱們兩位香主早點有錢人終成眷屬,多好的事兒呀。”

  雪明捂著臉:“我不是說這個...”

  “哦哦哦。”七哥的神情又黯淡下去:“你是說他這類異于常人的超能力群體嗎?”

  雪明點頭:“啊對...就是你們怎么看待這些人的?”

  “用眼睛看唄。”七哥滿不在乎:“世界上那么多天才科學家歌唱家數學家,對普通人來說不也是超能力者么,說實話,我一直都覺得數學家是氪星超人。還有啊,那位大師為了過日子整出來不少花活,還要搞陰間自媒體,人艱不拆啊。”

  緊接著,七哥咂巴幾下嘴,一副難為情的樣子。

  “我也不好上去問話,和人家不熟嘛。車站對這類人不怎么上心,其中偶有靈感超群的個體拿到了車票,進了車站能整幾個天賦異稟的絕活。但是比起車站的VIP來說...還差得遠呢。”

  ......

  ......

  “什么是VIP?”雪明問。

  七哥湊到雪明耳朵旁邊,小聲詳細解釋道。

  “VIP的意思呢,就是高級資深乘客,當你在地下世界旅行了很久,摸透了幾個地塊區域。

  不光如此,你還學了很多很多作戰技能,又帥又能打,在大書庫泡了幾個月,知道很多星界著民的民俗習性。

  這個時候,你的經驗豐富身心健康。就可以考慮向BOSS遞交轉業申請。

  你可以選擇去客服部報道,成為侍者,成為新乘客的老師。

  你也可以去武裝部門或者醫療部門,如果你的靈感過關,可以去科研站碰碰運氣,但是估計你得讀更多更多的書。

  你當然可以尥蹶子不干了,去各個貿易中轉站做點小生意,找個地方重新開始生活。

  但是這些活計的難度——

  ——都比不上VIP。”

  小七比劃手勢形容著。

  “VIP乘客是車站的香餑餑,他們出沒在人跡罕至的區域,在鐵軌都未曾鋪設的蠻荒地塊中探索。

  攻堅隊伍和工程人員沒有去過的地方,就是他們活躍的地方。

  他們要面對的,可能是各種極端的地理環境,可能是各類還未發現的新奇生命。可能是致命的遠古病毒,還可能是...你們之前所接觸的迦南人。

  車站能提供的防護裝備,最多只能對抗零下五十度和零上三百度的環境。如果VIP遇見了更糟糕的地貌,就只能依靠他們自己的生存能力了。除此之外...還有維塔烙印......”

  “好了,我明白了。”江雪明決定跳過這個話題,這倒霉活計誰愛干誰干去,這是日子人一輩子都不會考慮的工作,聽上去就是一樁千古奇冤。

  “但是...大部分犰狳獵手都不會攻擊VIP乘客。”七哥超級小聲的說:“原因也很簡單,普通乘客和VIP的生存經驗、作戰技能都相差巨大,只要車站給你發了這么一張證明,沒有哪個獵手敢主動來找你的麻煩。”

  雪明依然不為所動,同樣小聲說:“當然了,哪只見不得光的老鼠會去找貓的麻煩?”

  七哥一副得意洋洋的神態,變成了飯圈女孩:“不光是這樣,在地下世界,高級資深乘客會受到英雄般的追捧,獵手這個群體也不會對英雄動什么邪念,甚至會主動嘗試幫助VIP完成任務,畢竟那是......”

  “等一下。”雪明內心的疑惑更多了,他打斷道:“七哥,其實有一件事,我一直想問你,剛才你說了那么多,我就更加想問了。”

  小七眼神變得飄忽起來。

  雪明對著筆記,逐個對照篩查過去,低聲問。

  “你之前曾經不止一次站在獵手的角度,用獵手的視角說話。

  你先是照著車站的章程來警告我,要我小心這些獵手。

  又私底下和我講,獵手出來混江湖禍不及家人,要我別那么擔心。你這不是明擺著開局亮了狼人身份嘛?

  這一回,你和我談到普通乘客的轉業流程中,也有成為侍者的選項。

  照這個說法,我姑且就算你是個良家姑娘,你以前也當過乘客對嗎?時間還不短?通過轉業成為了侍者?”

  七哥不說話,一個勁的點頭,臉上全是冷汗。

  江雪明多提點一句:“別騙我。”

  七哥化身狂暴點頭組長。

  江雪明合上筆記本,“那好,我相信你。”

  七哥看見雪明先生平靜下來,還是不依不饒地追問著。

  “雪明先生,你真的不試試嗎?我覺得你很有成為VIP的潛質,你不是擔心白露的安全問題嗎?我和你說...”

  在這個時候,雪明的眼神,就像是貓咪看見露出尾巴的老鼠那樣炙熱。

  他內心猜測著——

  ——九五二七在成為侍者之前,會不會也是個犰狳獵手,不說有沒有直接參與狩獵行為吧......

  至少這姑娘和獵手很熟,估計有不少朋友是干這行的。

  只是她沒犯多大的錯誤,BOSS抓她做完勞動改造,就讓她登記上崗當侍者了。

  她看上去非常年輕,不像是什么經歷了很多次旅行的乘客,在其他侍者眼中是個離經叛道的野丫頭。

  江雪明沒有說明白這層猜想。

  他只是好聲好氣的和七哥講。

  “我壓根就沒想過這些事情,VIP的工作在我看來真的像個大冤種。

  我們在射擊靶場那會兒,你不是說我的身手還行嗎?

  如果是為了白露的安全著想,我可以試著去武裝部門碰碰運氣——犰狳獵手這些老鼠,見到帶槍的貓也得跑。”

  “你要去當條子?”聽到這些話,七哥整個人都繃緊了,話剛說出口就立刻捂住嘴,心中那叫一個后悔。

  她像是犯了癔癥似的,都不敢和雪明眼神對視了。

  這副神態,讓雪明更加確信——

  ——七哥以前肯定干過不少虧心事。

  就在這個時候...

  江白露妹妹湊上來,天真無邪地問了一句。

  “小七姐姐!小七姐姐!你以前有幾個男朋友呀?”

  小七一通念叨盤算,背出口訣:“等會我算算...一三得三二三一十四三三四十九......三個?哦不...兩個...紙片人老公算嗎?”

  江白露偷偷瞥了一眼老哥,又對小七說:“當然不算了。”

  小七點點頭:“那就沒有。”

  白露笑容燦爛,和雪明一樣,這個姑娘眼睛里偶爾能透出攝人心魄的神采來,就像是在懷疑猜測逼問的威壓。

  小七連忙舉證,對雪明解釋。

  “真的!我說的都是真的!我保證!剛才說的話里邊,其他的可以是假的,但是就男朋友的數量這個事情上,絕對是真的。”

  白露:“......”

  雪明:“......”

  小七接著說,“好吧,我坦白,我還偶爾看看女團,想著能擁有幾個好看的小姐姐一起大被同眠窩里斗,啊~想想很幸福。”

  白露:“......”

  雪明:“......”

  小七緊張兮兮的,伸手就要摸雪明的胸:“我用我的良心作保證...”

  白露:“我都能想到那句土味情話了,哥...嫂子她好像有點問題。”

  雪明也不在乎妹妹隨口蹦出來的詞兒,更不在乎胸前的那只手,“嗯...”

  白露笑瞇瞇的問小七,“下邊一句應該是,嫂子的心是不是早就被我哥偷走了?”

  “呃...”小七嘿嘿一笑:“我剛在網上學的...你怎么就學會搶答了呢...”

  雪明已經閉上眼睛,準備好好休息一會。用手機給步流星發了短信,約好晚上一起吃飯。

  “我對你了解甚少,七哥...雖然你喜歡騙人,我也不怎么特別在意,因為你對我和我的妹妹很好。”

  小七笑瞇瞇的:“沒關系!我們還有很長很長的時間慢慢熟悉。”

  “我先睡會...”雪明要補個覺,順手把窗簾帶上了:“我唯一知道的,敢肯定的是...”

  白露替哥哥把話說完了,情商特別高。

  “小七姐姐,你的數學成績一定很驚人。”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