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書網 > 深淵專列 > Act.6 You're Crazy·你這個瘋子
  [Part①·關押惡魔的籠子]

  關于黑德蘭皇家大酒店的生活,衣食住行的[衣服]和[食品]已經介紹完畢。

  在[通行]這方面,對罪犯來說,監獄終究是監獄,它是一座囚籠,任何人都無法逾越[天國之門]。

  典獄長可以通過這種強橫的魂威力量將所有出入車輛和人員,都困死在[天國之門]里。

  老管家愛德華為大姐大和小星星選好房間,告知了公共區的去處,就立刻離開了。

  雪明和流星共處一室,住在二十七層,六十六號房,捷琳娜大姐就在她們的隔壁。

  小星星到了牢房里,就和回到家一樣莫名親切,廊道里的人變多了,女犯區的姐妹都是煙鬼,大多在討論凡俗世界的球賽,交換賭博的小票。

  阿星倚著房門正準備打招呼,就被雪明抓了回去。

  “流星,我們不是來旅游的。”

  小星星嘟著嘴,盤腿坐在沙發上,與大姐大說:“我知道啦!我知道!我們是來...”

  大姐大瞇著眼,貼在小星星身邊,捂上了這個假妹妹的大嘴巴。

  她從床頭柜里掏出紙筆,指向客廳的監控,并且迅速寫下。

  [在這里干任何事都會受到監視和監聽。]

  小星星看見電子探頭時內心一陣惡寒,慌張的說著。

  “為什么要這么干呀?這兒的典獄長不是挺講人權的嘛,罪犯都能過上神仙日子。”

  大姐大接著寫——

  [——很可能和[天國之門]的魂威能力有關,閃蝶的魂威需要雙眼來輔助,看不見的地方,就無法作出精密的操作。典獄長能控制這座監獄的所有“門”,也是依靠監控攝像頭來執行遠程操作的。典獄長能通過這種能力,決定我們去往那個房間,干什么事情。]

  小星星做賊心虛的說:“就是沒自由咯?不會上廁所和洗澡的時候都得被盯著吧?”

  “我在浴室和廁所沒發現電子眼。”大姐大搖搖頭:“但是肯定有監聽,我讓芬芳幻夢鉆進通風管道里看了看,風道里也有電子眼。”

  說到此處,大姐大的魂威透體而出,委屈巴巴的癱在沙發上,看得流星好生羨慕。

  鋼鐵貓貓剛坐下喘了口氣,就與流星說:“我能受這委屈嘛?你管管呀!你管管她呀!是不是等會我還要去鉆下水道呀?”

  雪明心念一動,把這不聽話的魂威收回體內,可是不一會它又跑出來了,朝著大姐大扮鬼臉。

  阿星咋舌稱奇:“它居然會自己跑出來耶?”

  “我也搞不明白它究竟是什么脾氣。”大姐大說了一半,又寫下另一半,順手把芬芳幻夢按到流星懷里。

  [好像換了角色賬號,這個魂威變得更加活潑好動,一不留神就從我這副軀殼里溜走了。和你一個德行,喜歡亂跑。]

  [阿星,我們有任務在身,你給我省點心吧。我們得找到杜蘭和弗拉薇婭,除此之外這座監獄的事情盡量不要去過問。]

  小星星抱著大貓貓,非常困惑:“為什么?”

  江雪明立刻說:“因為這里不像監獄,更像個度假村——”

  “——你知道監獄是用來干什么的嗎?是用來約束犯人,懲罰犯人,把罪犯的牢獄生活公之于眾以儆效尤。可是黑德蘭皇家大酒店物質優渥生活舒適。除了自由買不到,其他東西幾乎全都能買到,真的很詭異。”

  小星星猜測著:“會不會像老管家愛德華說的,魔鬼舍不得離開這里,就會老老實實坐牢?”

  “是這么個說法。”江雪明接著說:“不過我有個猜想。”

  “什么猜想?”

  “有機會坐牢的都是強者,弱者早就被殺死,或是求生意志不夠強,死在暴力抗法的過程中了。所以有資格留在黑德蘭皇家大酒店里的,都是識時務的俊杰——明面上愿意接受地區執政官思想改造的人們,這些人已經脫離了黑產,走向灰產,大多是污點證人。還有些價值在。”

  “哦!大家都是一條船上的人咯?”

  “可以這么說,但依然不像你想的那么簡單,阿星——癲狂蝶的戰幫戰團無非就是一群邪教黑社會。牢獄中有許多明面上的背鍋俠,與這些背鍋俠有勾連的中間人和洗錢公司,會產生一條完整的利益鏈。”

  “大姐大,這是什么意思呀?我聽不懂!”

  “就是說,如果我是個罪犯頭子,只抓住我一個人,肯定還不夠!絕對不夠!”

  江雪明在筆記本上寫畫,作出一個樹狀圖。

  “我在牢房里花錢,就得想辦法托人放消息出去,給我打錢,犯罪得來的錢是來路不明的,必須想辦法讓它合理合法的進入地下世界的銀行系統。中間人要去注冊公司,要有營業主體,比如打著賣甘蔗的名義——緊接著讓當地食品藥品管理局和農業部門審批經營許可,然后再用其他名義向甘蔗公司注資,最后才能用這個賣甘蔗的名頭,將違法犯罪得來的錢財,變成合理合法的營收,通過中間人轉贈的方式,交到我這個罪犯手里。”

  小星星:“好復雜呀...”

  “BOSS有一張獵殺名單。”江雪明抬起頭,對監控攝像說著:“黑德蘭皇家大酒店好比一家百貨大商場,為了過上好日子的犯罪者,面對貨架上琳瑯滿目的商品時,他們絕對忍不住的,花錢會大手大腳,花光了就得委托洗錢公司的人,或是戰幫的舊友幫自己洗錢,典獄長!伱在這里圈養罪犯,就是為了通過他們的轉賬和消費記錄,找出更多的涉案人員,給BOSS提供貪腐官員的線索。對嗎?”

  電子眼不會說話,它甚至動都沒有動一下,直直的盯著大姐大。為了保護杜蘭和弗拉薇婭,大姐大還是沒有和典獄長坦白。沒有直接念出這兩個罪犯的名字。

  她不知道典獄長的脾氣如何,到底是站在傲狠明德一方,還是站在十一區的執政官一方。

  但是黑德蘭有一條鐵律,那就是絕不可越獄。想帶著弗拉薇婭和杜蘭從這里逃出去,一定要跨過[天國之門]的封堵,一定會與典獄長正面對決。

  在這種黑白不明是非不分的灰色地帶,雪明和流星不可能大搖大擺的對典獄長坦白臥底的身份——這會影響接下來四十八區的緝毒行動,身份敗露之后,杜蘭與弗拉薇婭就失去了價值,她們很可能要在監獄里待一輩子了。

  思考完這些事,雪明決定單獨去公共區打探消息,流星現在這個形態,看上去實在太弱,太容易被人盯上了。

  老管家愛德華曾經這么說過——

  ——如果被人看上,屈從總比反抗來得容易。

  這些話講得非常實在,也側面提醒著雪明,在監獄里也有不同的小幫派,小團體。

  或者說這種封閉的圈子里,沒有幫派和團體,大家上下一心,才是典獄長最頭疼的狀態。

  新人想要融入監獄這個大家庭,學會站隊是第一課,然后才是生存。

  故而愛德華會那么重視這件事,與雪明三番五次的講起這些人情世故,要雪明找對一個靠山,哪怕開出空頭支票贈予恩惠,也希望這個血族同胞能出人頭地。畢竟雪明的表現在愛德華看來,實在是太青澀,太稚嫩了,就像什么都不懂的飛機,只會打打殺殺。

  在早間九點十五分,剛剛吃過早飯,大姐大決定去找捷琳娜談談任務目標的事。

  小星星就貼在門前偷聽門外的動靜,等到大姐大那嘹亮的嗓子響起來。

  “捷琳娜。”

  咚咚咚的敲門聲響起,緊接著就是開門聲,捷琳娜大姐驚喜的歡迎語。

  “你們居然住在我隔壁?哈哈哈哈!太好了!姐妹!你要進來坐坐嗎?”

  “實不相瞞,我想向你打聽兩個人。”

  隨著房門關閉,阿星身上就有一萬只螞蟻在爬。

  她緊張兮兮的推開門,躡手躡腳的出門去,心中琢磨著,明哥又丟下她跑去辦事了。

  ——好不服氣呀!好想把這些事情辦得漂漂亮亮的!然后讓她大吃一驚呀!

  這么想著,流星壓根就沒什么顧慮,她扮作成熟穩重的神態,端著架子又鬼鬼祟祟的,很難想象一個女人身上能同時出現那么多的面部表情和肢體語言特征。

  早間吃飯的鈴聲響起來,廊道就沒有任何人了。

  小星星輕輕敲打著陌生人的房門,要攬下打探情報的重要任務!

  “你好!你好呀!有人在家嗎?”

  過了一會,二七六五的房間大門打開。

  門縫里鉆出來一個陰刻狠厲,臉上帶疤的大姐。

  那人看上去二十六七歲,黑漆漆綠油油的頭發像是海藻一樣。披在兩肩,只露出半個肩膀,就像是沒有穿衣服,手臂和臉,還有脖頸都是濕漉漉的。

  她的眼神兇悍,三分白眼,瞳仁很小,鼻梁高聳挺拔,鼻頭少肉,嘴唇厚實,標準的歐美人長相。

  她的兩眼都有斷眉,好像生生被人砍了兩刀,眼睛也劃瞎過,又經過萬靈藥的治療,毛發還沒完全生長出來,非常的奇特。

  她的脖頸有兩顆痣,右耳下一顆,下巴靠近嘴唇有另一顆。

  她很美,若不是這副兇神惡煞的面相,算非常標致的東歐美人。

  小星星尷尬又不失禮貌的說:“不好意思...打擾姐姐你休息啦...我是新搬來的小鄰居!能向你問個事么?”

  “S272?”女人看著小星星的囚服,有那么一剎那失了神,又像是在努力思索,調動腦神經去理解這身囚服的意義:“你是新人?”

  小星星立刻說:“是的!我想向你打聽兩個人...”

  “這里的犯人都用編號稱呼彼此。”女人拉住房門,不肯往外一步,在探視房門之外的情況,確定沒有其他人了,才與流星接著說:“你可以叫我J76——杰奎琳,這是我的真名,小姑娘,你太年輕了。到底是犯了什么罪,才會送到重刑犯區來呢?到我的房間里來談吧。”

  這么說著,杰奎琳把門縫打開了那么一點點,只露出容納一人側身通過的縫隙。

  就在此時,就在此刻,流星聽見了莫名其妙的水聲。

  那種水聲非常怪異,好比黏糊糊的爬行動物在泥潭中打滾,或是啪嗒啪嗒咕嚕咕嚕的蠕行之聲。

  盡管如此,阿星根本就沒在怕的,她徑直朝著房門的縫隙走去,要鉆進大姐姐腋窩之下的空檔中,進入二七六五號房間。

  “等一下...”小星星突然停止,就在踏進房間的那個瞬間,突然仰頭與杰奎琳姐姐說:“難道姐姐你沒有穿衣服嗎?”

  杰奎琳的身軀不自然的顫抖了那么一下,眼神困惑,似乎在試圖理解這個問題的內在含義。

  “有什么關系嗎?我在家里不喜歡穿衣服。”

  小星星立刻漲紅了臉,揮著小手:“不行不行不行!不可以的呀!他媽的不可以的呀!”

  杰奎琳:“不可以?”

  小星星:“你必須把衣服穿上!J76!這樣我才可以到你的房間里去!”

  “好吧...”杰奎琳走遠了,回到客廳去穿上衣物。

  過了一會,小星星閉著雙眼,守在門外,像個守護公主貞潔的小騎士那樣,比著格斗架勢,要把不存在的色鬼都趕開的樣子。

  杰奎琳再次來到門旁,就看見S272小妹這副嚴陣以待的神情,有些哭笑不得的感覺。

  “你在干什么?”

  小星星閉著眼睛說:“我在保護你哦!你換好衣服了嗎?男子漢是不能偷看女孩子的身體的!”

  “你不也是女孩子嗎?”杰奎琳瞇著眼,只覺得這小妹妹單純得離譜了。

  小星星大聲喊:“不!我是純爺們!鐵血真漢子!”

  這聲叫喚立刻引來了其他訪客的關注,在其他人開門探視之前,杰奎琳拉住小星星的手臂,一下子把這個小妹帶進了房門。

  ......

  ......

  [Part②·舊物拍賣會]

  在二七六七號房間,也就是捷琳娜的起居室。

  “你想打探消息?”捷琳娜給好姐妹倒酒:“要找人?”

  大姐大沒有喝酒的意思,捷琳娜遞來的香煙她也沒有接,只是冷冷的說。

  “找兩個人。”

  捷琳娜熱臉貼了個冷屁股,也不生氣,依然是那種侵略性極強的健康笑容,好像雪明越反抗,她就越興奮似的。

  “說說這兩個人吧。我能幫你,就盡量幫。”

  大姐大:“她們一個能預知未來,一個能放出毒素,類似蛇毒。都是閃蝶。是小兄弟會的人。”

  “那事情就難辦了。”捷琳娜托著腮,拄著下巴貼在大姐大身邊,挑著眉頭看向身側這個東方美人兒,“這么厲害的角色,都會被戰幫嚴密保護起來——照你的說法,這二位身懷絕技,能逢兇化吉,殺人無形。”

  大姐大:“有辦法找到嗎?”

  “總有辦法的。”捷琳娜再次向大姐大遞煙送酒:“你把這些東西接住,我就幫你。”

  大姐大不理解:“為什么?”

  “你得融入這個圈子,不會喝酒,不會抽煙,就沒資格和罪犯交朋友。”捷琳娜笑瞇瞇的說:“這是我和你的友誼。”

  大姐大極不情愿的拿來香煙,捷琳娜遞來打火機,把煙點上了。

  她剛抽一口,叫香煙濃烈刺激的味道嗆得咳嗽起來。

  捷琳娜:“哈哈哈哈哈...你居然真的沒抽過煙!哈哈哈哈哈!”

  大姐大:“說正事吧。”

  “我認識暴龍勇士幫的來福。”捷琳娜舉杯,要大姐大喝酒:“杰洛和來福是獄友,他們都和癲狂蝶圣教有關,肯定能找到你想找的人。”

  “暴龍勇士幫?”大姐大不理解這種取名審美。

  捷琳娜:“是癲狂蝶圣教旗下的一個戰幫,他們的老大喜歡打游戲,游戲ID就叫這個,網癮少年你理解一下,反正誰的拳頭大就得聽誰的,小弟也得稱呼自己為暴龍勇士——就是有點傻不拉幾的。”

  大姐大:“要花多少錢?”

  “不要錢。”捷琳娜眼神曖昧,舉杯避開大姐大,立刻把手伸進大姐大的臂彎,要喝交杯酒:“中國人喝酒的至高禮儀應該是這樣,對嗎?”

  “這是夫妻結婚時喝酒才會用的禮儀。”雪明面無表情:“不合適吧?捷琳娜,杰洛要是知道你這樣,他會找我決斗。”

  “才不會呢!哈哈哈哈哈!”捷琳娜大笑:“開什么玩笑!~你是和我一起搶劫,一起出生入死的好姐妹,他怎么可能會吃你的醋?”

  雪明抓住重點接著問:“不要錢?那要什么?”

  捷琳娜:“你是血族對嗎?”

  大姐大:“是的。”

  捷琳娜:“血族的眼力勁不錯,聽力和視力都遠超常人,擁有極長的壽命,對價值不菲的藝術品鑒賞能力也是一等一的強。來福和杰洛早就盯上你了——葛洛莉,我就等你開這個口呢!”

  大姐大:“愿聞其詳。”

  “你有求于我,那么為我們辦一件事吧。”捷琳娜說起最近發生的,令人羨艷的事情:“你知道我們的鄰居,也就是二七六五房的那個女人嗎?”

  大姐大:“還不知道,我本想去拜訪。”

  捷琳娜:“她參加了一周一次的舊物拍賣會。”

  大姐大:“舊物拍賣會?”

  “就是一些老房間,罪犯服刑期滿,也只能帶走三樣東西,他們在監獄里制造的藝術品,或是各類工具,偷偷托人帶進監獄的雜什珠寶等等物品,都會留在房間里,和美國的老倉庫撿漏開盲盒一樣,干這行能掙不少錢,不過也有虧到血本無歸的,你的眼力和見識都要好——還得和人抬杠喊價,要有勇氣和膽識。”

  大姐大:“這和我們的鄰居有什么關系?”

  “我們的鄰居杰奎琳女士非常走運,上個禮拜,她買下了一個房間的舊貨,那個房子的主人在一九一七年刑滿釋放。里邊的東西都放到發霉生銹了。卻有一張非常名貴的油畫,奇跡般的保存了下來,她發了一筆橫財——我們委托你辦好這件事,為我們買下一間屋子就行。你要找的人,我們自然會幫你找到這兩個小兄弟會的好姐妹。”

  “很名貴的油畫?”大姐大多問了一嘴:“是什么?”

  捷琳娜抿著嘴,舔著嘴唇,眼中吐露貪婪羨艷:“梵高的《星月夜》真跡。”

  大姐大:“那確實是超值錢...”

  捷琳娜:“成交?”

  大姐大喝完了交杯酒:“成交。”

  ......

  ......

  在二七六五號房間。

  小星星剛坐到沙發上,只覺得一種莫名陰寒恐怖,卻熟悉的靈壓將她包圍。

  她的元質不像男性角色賬號那樣充滿能量,難以抵抗這種古怪的壓力,很快就開始顫抖戰栗。

  杰奎琳大姐姐如同變了一個人,開始在房間內來回踱步。

  “你說,要找人?”

  小星星雙手互抱,只覺得一屁股坐在冰塊上了,衣服也漸漸變得濕潤,如果她多留心一眼,一定能看見電視機旁的空氣濕度計,濕度已經來到了百分之百。

  “是的...杰奎琳姐姐,我要找兩個人,她們都很漂亮,很好認的...”

  氣溫越來越低,空調將房間調整到了十六攝氏度。

  墻壁上名貴的掛畫,正是梵高的《星月夜》——杰奎琳沒有賣掉它,反而將它供了起來。

  如此糟糕的濕度和溫度,非但沒有毀壞這副昂貴的油畫,反而讓它的色彩更加鮮艷,從金色的星辰和黑綠夜空中浮現出凹凸不平的紋理,仿佛有什么東西從中要活過來了一樣!

  不知道是幻覺,還是真實...

  阿星瞥見這幅畫時,就要被它吸去所有的神智,它的畫布蠕動著,不斷起伏著,從中發出濕噠噠的水聲。

  “那么你要付我酬勞。S272——托人幫忙,總要付錢,對嗎?”

  阿星立刻問:“多少錢?”

  杰奎琳一步步走來,走到沙發前,佝下身體,將雍容華貴的禮服立領揭開,露出慘白發綠的胸口皮膚,緊接著便說出帶有魅惑意味的囈語。

  “我要你,我要你的全部,我要S272你這個人。”

  “哈哈哈哈哈...”小星星尷尬的笑著:“我已經有女朋友啦!大姐姐!這可不行呀!”

  這么說著——

  ——杰奎琳的胸口裂開了。

  從胸骨的位置分作兩半,內里看不見任何骨質,只有深灰色的柔韌觸須和發光的好似花蕊一樣的纖毛團簇,它們往外拍打著阿星的臉頰。

  那一刻來得太快!

  阿星甚至沒有反應過來!

  她整個人都被杰奎琳吞下——

  ——就在一瞬間,她就像是一顆圓滾滾的芝麻湯圓,被這道巨大的裂隙拉進身體里。

  從杰奎琳的肚皮里還能看見小星星驚恐的表情,她被柔軟的肚膜覆蓋禁錮,兩只手試圖掙脫,按壓著杰奎琳的肚腹,發出沉悶的慘叫。

  “大姐大!救我啊!”

  杰奎琳冷笑著——

  “——小妹妹,難道沒有人告訴過你,不要敲陌生人的房門嗎?”

  只是下一秒,杰奎琳就笑不出來了。

  她只覺得肚腹傳出劇痛,就像是吞下石頭的大灰狼,要受開膛破肚的痛苦!

  湯湯水水從皮囊中噴射而出!鋼鐵貓咪的拳頭是劃開黎明的炮彈!

  芬芳幻夢提著小星星鉆出來一條血路,只留下杰奎琳僵硬冰冷的肉身留在名畫之下。

  小星星驚恐的看著這一幕,不知道說什么好。

  她攥住芬芳幻夢的手臂,險死還生的經歷讓她心臟狂跳,看著那頭怪物漸漸癱軟倒下。

  到底發生了什么?

  這家伙不是人類嗎?

  流星不知道說什么好,還好大姐大偷偷將魂威藏在了她的身邊——

  “我會被她吃掉嗎?然后消化掉?大姐大早就知道我會亂跑...所以把你留在我身邊了?”

  “S·H·I·T!”芬芳幻夢一字一頓罵出國際友好用語:“在這個虎狼環伺的婊子天堂,我當然要跟在你身邊了!”

  緊接著一大一小兩個朋友,圍在杰奎琳的“尸體”身邊,觀察著這副破破爛爛的肉身。

  它的血液呈灰藍色,皮膚是綠油油的。

  這一切都被監控拍攝下來,并且已經有武裝人員破門而入。

  “舉起手來!不許動!”

  “控制你的魂威!讓它回到身體里!”

  五位全副武裝的士兵舉槍指向小星星。

  小星星和芬芳幻夢同時舉手投降,不知道說什么好。

  “不是啊!不是這樣的呀!”小星星解釋道:“這娘們剛才想吃掉我呀!電子眼都拍到了!”

  她往身后的尸體看去,緊接著便心神巨震!

  杰奎琳的尸體看上去...

  就像是一個人類。

  這樣的比喻很難形容出當時的景觀。

  確切來說——她的膚色和發色,變回了標準的盎格魯·撒克遜人!

  原本初次見面時,那娘們還是黑綠色的頭發,綠油油的眼睛。

  可是現在怎么就變回了金發婊子的形象了?

  而且...

  “而且...”小星星驚恐的尖叫著:“這下說不清了呀!!!”

  原本藍色的血液,如今變得紅彤彤的,充滿了鐵銹味,那開膛破肚的傷口伴著部分臟器破片一起潑灑在地毯上,正是小星星使用魂威殺人的鐵證。

  小星星抓住杰奎琳的尸體,使勁搖晃著這妖婦。

  “妖怪!你活過來!你活過來!你和他們解釋清楚啊!不是我殺的你...”

  小星星的嘴巴笨得很,根本就說不清這件事。

  “不對,是我和SD殺的你!但是你不是人對嗎?你是妖怪呀!像白骨精一樣的妖怪!你想吃掉我!我和SD為了自保!才把你打死的!對不對!你快活過來說清楚呀!”

  直到武裝人員將嫌疑犯帶離現場——

  ——空氣濕度維持在百分之四十九,氣溫是二十四攝氏度。

  《星月夜》漸漸變得平靜下來,再也沒有蠕動的跡象。

  杰奎琳的尸體套上裹尸袋,等待法醫的檢驗。

  雪明臉色變得極為難看,她作為芬芳幻夢的本體,也要一同去接受審訊。

  這就是入住黑德蘭皇家大酒店的第一天。

  女犯區的總務坐在審查長的位置上,對S272胡言亂語的證詞作厲聲怒吼,只說了一句話。

  “你這個瘋子!”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狐夫的深淵專列

  御獸師?